NLP筆記|統整與改觀,六步改觀法,信任身體與潛意識溝通-day1

今天在分享NLP心得之前,先分享,為什麼會開始學習NLP。

NLP學習筆記

這些照片只是想表示,美麗的草莓鬆餅拍攝過程很艱辛,看到拿著攝影機要拍攝的 Tony Lin 如何阻止他兒子破壞鬆餅了嗎,那些部落格裡看到美麗的照片,本身並沒有那麼容易的存在啊!

該怎麼起頭呢?這真的是段莫名其妙的旅行,應該這樣說起,多年前,我上周老師的 #敘事治療課,得知同學中有個人在學習催眠,其實,我沒想過要學催眠,但不知為什麼,我就問了他訊息,於是,他給我~凌老師的資訊。接著,我就真的跑去學習催眠了。

學習的過程中,我感覺有些很神奇的東西,也感覺彷彿內在有什麼被打開(真的很難用語言解釋啊),此外,在課後找朋友演練時,過程發生好幾次,每次做完朋友都會表示很神奇,他沒有跟我透露過的訊息,為什麼我催眠過程中會知道且要這樣對他說,都說中了,或是,有些人馬上感受到身體有些變化。

其實當下我是感覺到有些害怕的,這也太奇妙了吧,因為,我也不確定自己在做什麼啊,不過,這讓我更相信,人果然是擁有潛意識的啊,學習跟潛意識溝通很重要。所以,引發我更多好奇想了解更多。催眠課裡,老師與同學多次提到NLP,於是,我又很好奇的問了其中一位同學,就這樣我來了。

其實學習催眠是生小幸運之前,當時感覺到有什麼被開啟的東西,在懷孕後(身體不舒服完全無法動腦就漸漸關起來),以及生產後這兩年多,更感覺到它完全不見了,但是,今年我根本只是要幫好朋友問NLP課程訊息,自己是沒時間上課的,卻莫名的變成,我朋友有事不能參加,結果我反而開始上課了。

然而,在上課的過程中,我忽然又感覺到,有什麼設定的開關被打開了。

這段歷程,讓我想到,好多學習的經驗,我都是沒有設定、沒有規劃,就這樣被推動的進入,包括旅行也是。然而,這些沒有設定好、沒有深思過,當初只是憑著直覺說「好」而做的事,都為我的生命帶來巨大的影響。所以,身體內是否藏著我們所不知道的意識,會推動你做出許多決定來幫助你的生活呢?

這也讓我想到,從第一次上完 #周老師的敘事課 #生小幸運之前,每年,我都會整理生命歷程曾發生過的議題,或許,也可以稱之為,清理的動作。

而週六的課程結束後,我赫然發現,哇,我從懷孕之後,就沒有做這件事情了耶,然而,今年,因為同時參加 #best療癒 #NLP 而被打開好多,今年好幾次,在我沒有想到的地方,幾句對話,咻地一下,瞬間,眼淚與感受同時湧入,能量瞬間充滿我的身體,有時候我甚至顫抖起來。#這些事情我根本都沒有想起過 ,甚至 #我覺得一點也不重要 #那些真的沒有什麼的事,卻這麼的有力量的帶著情感湧現。

這次決定要不要上課,會猶豫很久,就是因為,有些事情已經排定好了,很難喬開,所以,會有缺課的狀況,但是,我後來決定,沒關係,總是會有解決的方法的,於是開始上課。因為週日要請假,老師說 #NLP的六步改觀法 又是很基礎又重要的技巧,所以,就調整課程,並且,讓隔天要缺課的我演練。

我選了個人感覺滿一般的議題 #不會餓但是卻一直想吃 ,這個狀況特別會發生在最近幾個月,每次站上體重機,上面出現6字頭時就會發生,也因此,我一直卡在70與69之間很久,只要發現變瘦了一點,我內在就會有一種空空的感覺,所以,我就會一直找吃的東西,吃得很飽很飽,但是,我的身體一直告訴我,其實我不需要吃,我不餓,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是會一直去找食物來滿足那種空洞的感覺。

這個技巧演練之前,老師說了一個二戰,日本兵的跳島戰略的故事,我覺得很生動,也很有趣,用這個來形容身體的潛意識,好像也滿貼切的,二戰時,有批日本兵接到命令,要躲在小島裡,再伺機找機會出來破壞美軍行動,因為這群日本兵各自躲得很好,所以,戰爭結束之後,還完全不知道,戰爭已經結束了,依舊繼續過著躲藏的日子,甚至有人30年後才被找到。這些小兵一直躲著,生活的環境不好、應該也滿艱困刺激的吧,但是,他們卻可以堅強的活著,然而,他們被帶回日本時,卻常常沒多久就死掉了。

因為太震驚了,他們是充滿榮譽感的日軍,但是,他們一結束躲藏的生活後,卻赫然發現「什麼,日本戰敗了,什麼,這個世界已經變成這樣了」所以,很多人反而很快地就掛了。後來,日本的研究機構發現這個現象,於是,做了一些召回動作的調整,先廣播請他們出來「結束任務囉,你們可以出來囉」,然後,在他們出現後,好好的先感激他們一番,並且讓他們知道,他們做了很多的貢獻,但是戰爭結束了,你們也可以卸任囉。緊接著,回到日本時再繼續舉辦盛大的歡迎感謝會「謝謝你們,戰爭結束囉,可以卸任囉」,這才讓這批軍人慢慢的回歸正常生活,而這批人也活得比較久了。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我們身體也會這樣運作,某些功能的存在,是為了幫助我們存活,它存在很久,對我們貢獻良多,只是,現在戰爭結束了,可以休息囉,可以換個方式繼續過日子囉。

關於 #不會餓但是卻在發現體重變輕瞬間會一直想吃 我實在想不出,到底有什麼好處?!

上去演練時,老實說也是滿頭問號,而老師在跟潛意識溝通時,我聽到了,但是,真的不知道要想些什麼,也是滿頭問號。

但是,我相信潛意識的力量,所以,在滿頭問號之餘,我就把自己放空。

結果,我確實有觀察到一些身體訊號,作為與潛意識的溝通的語言代表 yes or no,也確實跳出一些畫面。跳出那個跟爸爸吃宵夜的畫面時,老師也不過多問兩句話吧,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即便現在想起老師的提問,內在還是會有酸酸的,帶著苦楚的感覺。

那是一種,想要與家人連結的渴望。

因為家人通常都不在家,大部分我都是一個人在家。

吃,是唯一可以跟家人連結的時候。

我不確定,那個畫面裡的自己有多大,因為我只看到爸爸坐在沙發上,我們一起吃東西的畫面,我是幾歲?我在哪裡?我在此時,是融入在的狀態,所以,我不知道。

或許,在我們的文化社會裡,我們並不知道,如何與人連結,不知如何傳遞表達關係的語言、太少的肢體碰觸、幾乎沒有談心的時刻、忙到沒有時間一起做些有趣的事情,因此,吃,成了人與人之間,唯一的聯繫。

吃,跟連結的感受綁得很深,伴隨著的,那些,許多獨自一人必須面對的時刻,那時,我只是個孩子,卻沒有得到足夠的照顧與關懷,因為,我夠獨立,所以,也不須要被擔心,所以,我也學會必須自己承擔很多的擔心、害怕,我必須要堅強。

對於那許多必須獨處,沒有人陪伴,要自己想辦法解決的童年,其實,我沒有太多的怨懟,也沒有太多的情緒,那是,當時那個環境必須要面對的。但是,反而是,來到中年以後,重新讓那些畫面出現的此時此刻,我才真正感受到那股巨大的孤寂感。

這個巨大的孤寂感,伴隨著,我是否值得被喜歡的信念,緊緊地跟隨著我,伴著我長大,陪我走過青春歲月,我經常感覺,跟人,是有距離的。

但是,吃可以打破這種陌生的感覺,不管是一起吃東西,或只是聊吃的,都是可以的。所以,這似乎也是可以解釋,為什麼我對於 #吃 這件事情,有些莫名的執著,如果無法跟家人好好吃飯,我會覺得彷彿失落了什麼。而每次跟人聊起吃的,我就會莫名的感到愉快。

老實說,在 #六步改觀法 中跳出的畫面,我不確定,是否跟那個70與69之間的掙扎,有什麼關聯,真的是這樣嗎?這是意識的提問。

然而,演練的過程中,我的潛意識很快地願意合作,可以的,可以用別的方式取代 #以吃取得連結 的舊方法。於是,當語言進入 #接近內在創作的部分時,我很快地感受到頭皮發麻,以及,其他畫面閃過,那些畫面都是我與家人、孩子連結的畫面,我們共同做些什麼有趣的事情的畫面,只是快速閃過,有時候,甚至沒有任何畫面,只有黃色的光。

有時候,我必須學會信任身體,即便,意識上,我並不明白那是什麼。

接著,繼續趕著回家,繼續忙碌隔天的行程。

但是,我有觀察到一個微妙的小地方,就是,隔天,週日醒來時,我忽然有種身體很滋潤的感覺,每次,我醒來都有一種很乾渴的感覺,但是,這個週日醒來,卻覺得是滋潤的,而這兩天,對於吃,那種強烈的渴望,減緩了許多。取而代之的是,我觀察到,我回到台中家中,家人主動與我連結的片刻。

像是,我一進家門,想到房間放空,可是,我兩個大孩子馬上跑進房間裡,他們看起來在做自己的事情,但是,他們全躺在我的旁邊,分享他們正在聽的歌給我聽,其實有點吵,因為畢竟青少年的音樂都是比較快節奏的,而且,兩個人同時聽兩首不一樣的歌是怎樣啦,不過,我感受到,他們好幾天沒見到我,想跟我在一起的感覺,以及,他們總是會跟我分享他們有興趣的事情,急切地想看到我的表情。我想,這就是關愛,這就是連結了,原來,我每天都活在這些裡面,所以,我也不需要靠著吃,非吃不可的慾望,來滿足,我所需要的連結。

可以了, #用吃來獲得情感連結的方式 可以了,謝謝你的努力,現在你可以退休了,我已經學會用其他的方式得到關懷與愛,也懂得付出關懷與愛,謝謝你曾經這麼努力地幫助我,得到那些少少的連結的機會,讓我有機會有那些溫暖的片刻,現在我很好,你可以退休了,感謝你,感謝你。

其他NLP心得筆記・延伸閱讀・認識【流動瓶子】,粉絲專頁【按讚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