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策略|情緒反應前,學會停・看・聽-day3

 

Vi -> Ve -> Ai-> Ad -> K/Kr ->Ai … K+ -> EXIS

看不懂齁,老師說,這個策略課程,他的許多同期師兄弟在現在成為NLP的老師後都放棄在基礎課程教改放在高階了,不過,大樹老師覺得課程有包含在基礎的話(雖然感覺教起來也很累齁、不過學的人也粉累),會更完整,也會更了解前面的 #知覺 #信念與語言 #統合與改觀 為什麼有些技術會這樣設計。

上述老師說的⬆️,在上完課之後,同意,完全同意。

從上週非常細膩地觀看學習英文時採用的策略是什麼(這可是人本NLP特有的設計)來練習策略符號開始,一直到這兩天鋪陳出的 #決策策略 #動機策略 具體的作法,忽然有種「喔,原來這樣啊!」的感覺。我應該算是很會做筆記的人,可是這四天下來,我都有種很累,筆記做得很艱難、很吃力的感覺,口袋裡放著高糖的甜點,隨時準備燒腦太厲害時補充(因為我希望可以集中精神啊),就可以知道,這門可有多厲害了。

不過課程內容豐富、厲害是一回事,但是,要怎麼把這些元素拆解成可以更活用的知識,是需要多幾次練習的 (所以還有誰要給我練習的請報名),我覺得多磨幾次就會有新的體會,總而言之,2021的目標很簡單,不再學習什麼很多、很廣的東西,只要可以把已經學習的知識深化、熟悉、多演練進而成為這方面的專家,這樣我就很滿意了。

Day3、Day4的課程

1.TOTE + 驗證活動 ❤️
2.探索學習過程的結構 ❤️
3.抉擇策略的導出過程 + 示範(約50mins) ❤️
4.抉擇策略的導出過程(小組演練)
5.抉擇策略的修改與重新設計 + 植入策略的方法
6.動機策略的修改與重新設計

1~3是Day3課程,今天先分享這裡,因為後面我還要閒聊啊

#TOTE應用法 的演練基本上,是找一個很簡單的議題,以流水帳的方式講述發生的過程,然後,在這個歷程中,尋找什麼是觸發點、解決的計畫、測試、結果完成。雖然是看一個很小的議題,但是,在拆解的過程中,我總是會有種很不得了的感受。

譬如說,上週的 #英文策略 每次的測試也不過是幾秒、最多1分鐘的事,不過,在細膩的拆解之下,卻發現了,裡面有很多的轉折,當然,這些轉折與策略~是針對不擅長、不熟悉的英文單字,不過,感覺很不得了是因為—>就這麼幾秒的歷程,真的可以抓到許多影音的細節與畫面,而在對話的過程裡,那個「感覺知道那個字」的一句話,都可以更細緻的詢問「你怎麼知道你知道那個字?是聽過?看過?說過?出現畫面?出現聲音?」緊接著在接受拷問後,還真的可以有更細膩的大腦運作線索出現。

太奇妙了,這大概是上週上完課後的感受。

而後,回家的一週裡,我剛好發生了,兩件讓我不大愉快的事件,一個是跟我兒子間的衝突,一個是跟 Tony 吃早餐他滑手機沒有參與點菜的事件。

這兩個事件,我之所以很有感覺是因為,我很快地察覺到,不是當下發生的事件讓我不愉快,而是,那個說話的聲音、出現的畫面….觸發了內在的某些Vr/Ar的歷程,而且,這些Vr/Ar的內容很多,有針對同一個人的,甚至有些是以前的感覺跟眼前的人無關的感覺。觸發的當下,因為大腦反應連結的太快了,本人根本來不及反應,所以,很快的 #情緒就進入 #徹底地融入。你可以說,是融入在這次的不愉快裡,也可以說是,融入在 #現在與過去所有累加的不愉快裡。而就在這個歷程裡,我有了更多的同理心,知道,什麼叫無法控制的困難(雖然過去也有不少這種經歷但上完課後感受還是有些不同)。

所以,我也很快的,找出紙筆,把那個很快速連結的內在歷程寫出來,結果發現,很多的線索,其實,在我寫的當下,就是一種 #解離,我在事件裡,也不在事件裡,因為彷彿一個第三者觀察這個過程,那種痛苦的感受也就降低了。

而導出 #TOTE 的流水帳歷程裡,可清楚的看見,這個思考的歷程。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只可看出 #做一件事的歷程 中出現什麼、發現什麼,但是,無法保證是得到好結果的做完。所以,很快的透過 #驗證標準#探索學習過程的結構 再次的確認 #TOTE模式,以及,這個模式裡,可以夠過哪些問句來幫助確認與完成。

其實這所有的過程都是在鋪陳與累積,就是為了Day4 的 #抉擇策略的修改與重新設計 + 植入策略的方法。第四天的發現,下篇再來分享,今個兒先分享,當老師示範時,導出整個策略路徑的有趣發現。

雖然,這些內容都是些需要動點腦才可以理解的符號,但是,這些符號只是想幫助我們快速理解決策過程中,到底發生哪些狀況。有意思的事,當整個流程被完整地寫下來之後,有些重要議題似乎也就浮現出來了,當你可以像個第三者看到,決策過程中,不斷鬼打牆的內言、畫面時….你就會真正明白是什麼樣的思考模式不斷的糾纏著你。

或是說,當事人本來可能也「大概」「知道」是什麼讓自己心煩的,但是,當所有的歷程都具體化之後,特別是 Ad,也就是代表著 某些 #應該 #必須 #社會規範 被看見時,更有機會鬆綁這些信念所帶來的影響。而這樣的歷程,其實也是不管哪個領域的心理學都在做的嘗試與努力。即,對於自己內在信念、思考、歷程的 #洞察。對某些人來說,擁有 #洞察 #覺察 可能就足夠了,但是,有些人可能需要更多的幫助,改變那些反應很快的歷程,可以做出不同的中斷與改變,而這個調整,即是 NLP技巧可以使上力的地方。

而要把歷程模式很完整的呈現,必須要有一個 #具體且曾經發生的事件 以及 #身歷其境的感受。

也就是,我們不看假裝、假設的事情,而是看,真正曾發過的事情。同時,要讓當事者可以彷彿再次回到情境中的描述,以確保,找到的歷程 #不是事後的解釋,而是當下真正發生的狀況。

因為所有的策略模式,在同一個人的身上,也就是,我們經常被裝在內在的自動導航所主導,這些內在的自動導航影響說話的方式、應對方式、行動。因此,只要找到一個事件的模式,往往也可以推導出現在他正遇到的困境其中可能的問題在哪裡。話說,自從在阿德勒的 #認識人性 裡讀到人生有個軸線影響我們的行動,以及,我們是透過 #主觀意識 來看世界後,我就一直很好奇,究竟有什麼,可以讓我們穿透表面的行動,看到真正的內涵裡面,到底放了那些元素。

而上完 #NLP策略 之後,有種看見曙光的感覺。

前三天不斷的鋪陳 #怎麼問話 #怎麼找出歷程,真的超燒腦的,不管是問話者或被問話者,都有種挑戰極限的感覺,因為對話常是「你可以告訴我,你在A與B之間發生了什麼」、「那…你在B1與B2之間發生什麼?」、「你在B1a與B1b與B2間發生什麼」,常常被問的人都會陷入沈思,問話者也必須練習堅持,還記得練習時,我一直問著夥伴「所以,在那個Ai 與Ke之間發生什麼」感覺就快逼近了,但是,又好像差一點點,然後對方說「就很自然地從身體”叮”的出現了啊」時,感覺,我們彼此都快被逼瘋了,感覺這個練習,果然不是平常可以使用的,如果沒有足夠的信任,真的很難堅持。

所以這幾天,不斷的激盪下,感受到彼此願意幫助彼此練習的誠意,那種,課程裡很友善的氛圍,就這樣不斷的累積、深化。感謝每個對話的夥伴都沒有放棄,所以,當導出完整的歷程之後,可以看到更多的線索,而讓 #修改與重新設計 可以找到施力的點,進行起來也相對容易許多。

我要說的是,雖然,這種 #放慢速度 看某些事件發生的 #策略歷程 感覺好像跟我們生活無關,但是,細細的看,卻覺得,不,一定都不會無關,它反而可以幫助我看見自己內在發生的變化,有時候這種看見不見得是舒服的,但是, #覺察 才是通往治療的第一步,同時,也是啟動改變的開始啊!!

#閑聊時間開始

這兩週間隔期間,自己發生的事情,總之,有天發生一個事件後,我心情狀態不太好,不過,因為已經上過2天的課程了,所以,對於這樣 #定格般檢視事件狀態 也有一定的熟悉。當我在心裡用聲音問自己發生了什麼時,有股本來處在胸口的酸楚,隨著聯想到的 Vr 事件出現,忽然一股氣(我指的是一股能量)忽然直衝雙眼,跟著眼淚一起噴射,那一瞬間,我覺得雙眼痛到不行,但是,卻感覺有個卡在那在的東西,忽然隨著眼睛的疼痛而消失不見。總而言之,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但是,那一瞬間,我有種看見,它似乎可以解釋,為何我的內在有種 #委屈的感受 時不時的會竄起。

阿德勒的理論裡常說,不是外界讓你不開心,而是你看事情的角度、你詮釋的方式讓你不開心,所以,不見得我真的受委曲(某個層度來說,長大後的我已經可以透自己發聲了),而是 #內在有什麼肯定存在什麼 讓我很快的連結,所以,無法擺脫這種委屈的感覺,而也就在那瞬間,有些事情,開始有新的理解。原來是童年發生的某些應對,真正讓我感到委屈,而長大後的自己只是忘了那些童年故事,然後,透過長大後類似的情節重現過往,陷入困境。

阿德勒常說,透視我們如何解讀世界,就有可能發生改變,因此,阿德勒理論會透過家庭星座、早期回憶、出生序、夢境的解析,幫助尋找 #解讀的視角發生什麼事。而 #NLP技巧 讓我感覺阿德勒提出的概念,忽然有很多方法可以驗證。

如同老師說的,好好學習策略這堂課,你的同理心也會增多。

所以,很感謝老師這麼不商業導向的把 #NLP策略 放進課程裡,我覺得這幾日的學習,真的是很燒腦,很美好的新世界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