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策略|NLP可以處理哪些生活議題?實作小筆記!Day4

這段時間,還欠老師一篇心得,明天要考試了,總不能欠到考試後吧(疑老師好像也沒有說可以欠啊?),好拉,該乖乖地寫作業了齁!話說,這些學習都很莫名其妙,因為沒有特別的規劃,就是有天忽然遇到某個人,然後忽然「這樣啊,想去上」就開始了。

今年跨年後,我的好朋友 晞曦老師 來家裡玩順便幫我解盤,她說,我很適合這方面的工作。我們都有這方面的天賦,不過,她是很早就知道自己要做這個,我是玩了很多,玩夠了,覺得「嗯,我可以做這個」。

到目前為止,我還是常覺得沒有很認識自己,每個相遇都在幫助我,可以更自在悠遊的過生活吧。不過,她說我玩過很多,此話是真的,因為每次跟人聊天,被發現會某個東西、某方面的經驗時,我都會很不好意思,平常也不敢說,因為真的太發散了,雖然有人會說這是多才多藝,但我自己知道「就是不務正業,愛玩啊!」不過,現在我越來越接納自己的狀態了。

愛玩就愛玩吧,希望不久的未來(真的不要太久啦),這些生命的經驗可以做出很好的整合,不管做啥,都可以抱著玩的開心的心情做每件事啊!

開始心得吧!!

NLP 神經語言程式學,處理的議題是,卡住的情境。昨天閒聊時間時,學員好奇的問我,NLP是幹嘛,是直接做?還是可以 #問事?

我被她的提問逗笑了, #問事 ?!又不是在算命,用這個詞太可愛了,不過,確實是可以問事也沒錯,你可以抱著一個議題來做NLP的體驗,以下是可問事的範圍:

?為什麼我總是被某種人、情境卡住。
?不知道怎麼做抉擇,抉擇過程很痛苦。
?明明決定要做了,但卻遲遲無法動彈。
?想要A也想要B,充滿矛盾不知怎麼辦。
?我不想要A也不想B,兩個都痛苦但為何一直做。

換一些更具體的情境:

?遇到孩子發生的某些情境無法克制暴怒
?想到孩子要獨自搭車、出門就緊張到無法呼吸或不斷制止他
?很想跟某人分手卻無法下決定
?同時有兩個人追求你遲遲無法下決定
?知道要爭取但是總是說不出口
?想起床卻爬不起來
?該睡覺了卻忍不住滑手機
?該打開電腦寫作業卻一直按電視遙控器
?每次某人的電話來了讓人想逃避

這些都是非常真實的事件,卡住的情境,我們的生活裡,每天有好多事件讓我們卡住,卡住以後,我們就無法對某人好好說話、無法下決定、忍不住地感到悲傷。

是啊,其實,整個2020曾發生多次忍不住悲傷的情境,坐著坐著就哭了,車子騎著騎著就哭了,在那個悲傷的情緒來之前,發生了什麼?我的意思是,不是具體發生的事件,而是,悲傷之前,腦海出現什麼畫面、聲音、感覺。

嗯,策略課就是學這個啊,在掉下「某個情緒」之前,你發生了什麼事情。

所以,這堂課充滿許多策略符號,保證撿到筆記的人絕對看不懂,但是,讀懂這個密碼的人,也會跟我一樣震驚,就那麼短短60秒內,內在也可以掀起如此巨大的反應嗎?

在課程反覆的演練,夥伴們彼此互相幫忙的狀態之下,是啊,真的是可能的。因而,在這個課程之後,每當悲傷的感覺再次來襲時,我問自己「怎麼了?剛剛發生什麼事情?」「不,不是問這件事情怎麼了,而是,對方說的話、對方的表情….讓你在瞬間腦海裡浮現出什麼?那是什麼?聲音、畫面、感受、一句話、一個表情,那・是・什・麼?!」

當所有的事情,以緩慢的速度前進時,你進入與自己情緒解離的狀態,一個畫面、一個句子、一個表情慢慢的去檢視。原來,是這樣掉得這麼快,所以,無可避免地陷入卡住的狀態,一種恍然大悟。

當你可以發現思想的迴路之後,就可以透過方法,協助改變迴路的慣性,於是你在思考同一件事情時,感受、心情也會開始發生改變。

昨天的聊天裡,我發現對方對於孩子的事情有些無法控制的焦慮,他反覆說好幾次「我知道是我的問題,不是孩子的」,所以,我很快地使用 #次感元轉移 的技巧,只是簡單的讓他想焦慮的畫面,弄清楚它的顏色、畫面大小後,請他把畫面移遠、縮小,他也很快的配合,而當下,他說在移遠的瞬間,畫面顏色就立刻從彩色變成黑白。而且奇妙的是,我請他再次想像「如果你請你女兒獨自去買東西,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他說「可以接受,那個不能接受的好像是過去的感覺,好奇怪,在談話之前,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我無法接受的狀態,但是,現在覺得可以接受」,這就是一個很基礎的,改變神經迴路的範例。

老實說齁,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是,因為有上過策略這門課,我學習到,我們的內在迴路本來就跑得很快速,當這位學員在思考女兒獨自出門買東西這件事時,他本來就是很快速的把所有不安的畫面浮出腦海(內容真的很多很精彩),所以很焦慮。但是,我試圖改變他思考的迴路,所以,他的感受也不一樣了。

然而,這真的是很神奇的魔術嗎?從此他就會改變了嗎?之後都可以讓女兒獨自出門買東西了嗎?

我覺得不見得耶,所以,我請他回家之後務必觀察自己的變化,記得要跟我分享。

為什麼我會說出如此不肯定的答案呢?因為,我覺得,他已經訓練自己的大腦以那樣的方法(出門=危險的畫面)思考很久了,昨天的聊天,我只是簡單的協助他訓練大腦思考的路徑改變。

當然,因為昨天他配合度太好了(可見他的潛意識很相信我),我也很訝異,所以,我就跟他說,試試看同樣的事情你會不會有不同反應,如果,在跟女兒互動過程中,那些畫面很快跳出來時,你練習把它們拉遠、變小,多練習幾次。

假設,我們用3年、5年、甚至10年的方式訓練自己養成某種思考方式,然後,我們發現這樣思考讓我們的生活很辛苦決定要改變,那麼,當然可以用一些方法協助思考歷程不要跑得那麼習慣,換條路繞看看,可以……這樣、那樣、或是可以那樣嗎。

不過,調整的過程中,並不是要摧毀原來的思考歷程,這樣很殘忍,而且,也可能會讓當事者感到抗拒,所以,這時候,也可以帶入正向意圖的概念與當事者互動,讓他知道,舊有的模式沒有不好,它可以保有它的優勢不必被蓋掉,我們沒有要消滅它,只是請它幫幫忙,一起用新方式在生活裡實驗看看。

我想,以上就是NLP執行師在互動過程中做的事情。

對於心理學背景的我來說,學習當然會佔一點優勢,因為有很多語言的使用方式,是熟悉的,譬如正向意圖、解離與融入、注入資源的概念。

因為不同的心理學理論模式都有它的基本假設,而且,有些基本假設很接近,而我因為常接觸,自然就不會排斥這些假定。但是,在演練的過程中,我也在學習,什麼對於在互動的當事者當下,是非常讓人抗拒的事情,因為,有時候我們學習的觀念,對於一些人來說,太…該怎麼說呢…太不符合他們原本習慣的常理了(例如婆媳問題看法、課題分離運用、教養的想法、伴侶關係間的互動),所以,在互動的過程中,我們不強加NLP執行師的意念,而是緊緊跟隨當事者的思維前進。那執行師的意念何時可以派上用場?就在當事者需要一點再深入的幫忙時。

我覺得 #緊緊跟隨,大概是這次課程裡,最大的收穫,我好像終於明白這個意思,然而,知道之後,還有不斷地演練才可以做得到,而也在這歷程裡,不斷學習謙卑,學習尊重每個生命。同時,也在這個歷程裡,撞見每個生命本身的韌性。原來每個人都擁有不放棄的堅強,真的好美。

最後一堂課的最後一天FB筆記,我沒有記錄太多課程裡的東西,那些在我的書面筆記裡,但是我很願意分享我的心情。

昨天我本來是在談公司的教育訓練,該公司狀況的,但是,當對方問NLP是什麼時,我不做太多解釋,直接用剛剛聊天的內容直接示範,她說「感覺好奇妙,是催眠嗎?是催眠嗎?為什麼我會在手上看見那些東西?」我微笑著看著她「我也不知道你為什麼會看見它們耶,但是,這就是我當年會想要在學習的原因,因為,你可以發現很多自己未曾發現過的狀態,是個神秘的未知世界。」

最後,我要說的是,因為一連串的課程後,我在課後一次次挖掘自己內在的世界,我發現自己有很多的焦慮,而這股焦慮常讓我們會無法停下來、慢下腳步,許多對自我的認識,課程裡發生啟發,但是,更多是課後,冉冉升起的火苗,讓我知道,現在,改變的旅程才正要開始,接下來要做的事還多著呢。所以,我會改變追逐的習慣,多練習一下,慢下來看看這裡。

2013年的義大利之旅,發現與改變,我出了第一本書。

2016年的印度之旅,啪拉啪拉的,這趟旅程為我解鎖許多不敢、害怕。

2020年啟動的NLP之旅,我想,也可以為生命發起新的轉動吧。

老實說,前陣子,有些事情卡住我了,但是,其實我也知道,卡住,有時候是一種反彈的力量。有時候我會跟Tony 描述自己的狀態,tony曾說「你會不滿意,是因為你還會進步,因為你會這樣,所以會看到你一直在改變,我很羨慕妳有這種心情」,我覺得,他這樣說好療癒,因為很正向的在看,不滿意…這件事情背後正向的意圖。

我覺得有個伴侶,不是真的能夠完全了解你,但願意在你需要幫忙時,適時地接住你,也是很重要的事情,有這樣的伴侶真的很幸福啊。

所以,基本上,課程已經結束,但是,更多的演練、實作、自我幫助、學習小組才正要開始啊,不是嘛!!

#老師我沒有欠作業了喔 #分享連假期間同學到家裡一起演練 #大年初五練習中 #考完試後還要繼續互相學習喔 #歹勢我手機沒美肌但是大家還是美美的 #我忘了助教是誰了請允許我tag多人?

這幾天想到要寫最後一天的心得,我就檢視一下,自己在容易在哪卡住,我發現 #抉擇歷程 卡得少,但是, #動機歷程 議題就很豐富,雖然課程結束了,但我會把它們找出來,等學習小組夥伴來了,再繼續練習下去。啊,覺察自己的狀態,哪有這麼簡單啊,但是,我喜歡這樣不斷前行的自己。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