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高階|身軀語法,你可以走在軌道上,不滿意時也可以退出-Day5

小幸運生活照

#NLP高階心得Day5 #身軀語言  #你可以走在軌道裡但不滿意時也可以退出

這兩天是很有趣的體驗,跳脫「使用大腦」的習慣,身軀語法則是練習與「身體工作」,因此,有別以往,很多時候不需要語言,都是在依賴著身體的感受、體驗,有時候,體驗完,會有種「嗯嗯,這樣啊」,然後,很想陷入沉默,想單純用身體去感覺的狀態。

我很喜歡老師的例子,他提到有個老闆平常習慣靠打高爾夫球想工作上遇到的難題,每次都有幫助,但是,真的遇到很難解的議題時,他卻跑去挑戰更難的腳踏車(是越野腳踏車嗎)–>進入不同的身體狀態,身體會記得,要我們相信身體。

從2020年開始,我接觸幾個不同類型的課程,阿德勒、Best療癒、閱讀的書籍,都在提醒自己「身體很重要」,而且課程也會有種體驗,譬如,有次在高雄,虎甜心陪我南下上阿德勒專業課,她就親眼看到大家都在「躺著上課」,楊老師帶著大家做呼吸法……然後大家睡著的情景。

說起來,很容易懂「要關注身體的需求」……但,知易行難,在每日每日的細節裡,對於「身體的關注」往往是被放在最後一項,甚至,搞不好整天都沒有想到「身體」的存在

我們的身體,明明是最敏感的,譬如,遇到不喜歡的人事物時,我們有時候不見得是先”想到”「喔,他來了」……有可能先反映的是”身體”「忽然心跳加快、胸口悶悶的、腳有種不由自主想開溜的衝動」

以上,哪個會先出現呢?

老師開場時,用了一個小小的體驗活動,請大家站著進入中正狀態後,留意自己的身體感覺然後隨著感覺做出任何符合身體感覺的動作,過程不要用腦袋想,而是用身體感覺

上面?雖然只是小小的體驗,指示也算很清晰對吧,但是大家覺得這容易嗎?

「腦袋什麼都不要想,憑身體感覺就做出符合身體感受的動作」~嘿,可以操作時,是否有種……怎麼可能沒想法就做動作,然而,不管如何,你覺得,用這種方式產生一個動作,到底是容易還是困難??

這個有趣的活動,以及,大家討論時提到的疑問「可能跳過大腦的分析、建議、反思,然後直接進入身體反映嗎?」

有個同學提出一個很有趣的經驗,他曾經邊讀著書然後走下樓完成晚餐,可是晚餐吃完後,他才驚覺「我剛剛有下樓去吃東西嗎?」

這雖然是個很極端的例子,但是,應該也有很多人也發生過類似的經驗吧,我最常發生的就是,騎車或開車時邊想事情,接著,把注意力回到「交通」這件事情時,已經不知道瞬間移動到哪了(放心仍在回家的路上)

這樣說起來,我們的身體跟腦袋真的是很常分開運作的。

所以,也還蠻常聽到「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這樣說,等我反應過來,那些話已經說出口了啊」~懊悔

我們的身體擁有神奇的智慧(它可以在我們思考時自己帶我們回家耶),但是,我們卻常選擇忽略它提供的訊息、提醒……這樣說來信任身體,真的是門值得探討的學問啊

也因此這兩天的體驗,也讓我覺得蠻值得回味,並思考如何落實在生活中

緊接著老師讓我們體驗與討論,自己做動作時,其他人試著去猜測「眼前這個人的動作內在想表達的是什麼」

這歷程再次驗證了,我們的大腦很容易受到語言的影響,當你的身體好不容易有自己的想法,以及展現它自己時,只要語言進來忍不住就會想跟”語言”對話「對,說得好,我有放鬆」、「對耶,感覺很舒展,收下它我感覺更舒展」、「不不不,不是這樣,我不是這樣感覺啦」…

身體還是做著同樣的動作,但是,經過「語言」的加持,身體感受的意義也不同了,由此可知,「語言」的影響力是很大的,有時候「語言」對我們生活有幫助,但是,如果「語言」對生活發生限制時,該如何越過它的影響呢?

保留這個好奇,午後,有位同學還未check-in ,於是就ㄔ從他開場,然而,過程中,同學卻有滿滿的情緒,但他努力壓抑著,索性老師就以她直接示範了「情緒投在牆面並退出解離」的技巧

我覺得蠻震撼的地方在於,老師利用解離的技巧,讓當事者不斷的退出,但是效果不彰,夥伴的情緒分數反而變高,因此,老師在技巧上,指導語加入「放下想法」,此時,想法、感受、情緒放下後的退出發生了效果,冷不防的,老師把這位夥伴拉出了那個直線範圍,然後很有力道的說「你看,這是你的生命軌跡,但是,沒有人規定,你只能走這條路,你可以出來啊」

我看著老師與這位夥伴低著頭共同看著這條”隱形的生命軌跡”,夥伴仍流著眼淚,但是,他們彷彿共同在感受些什麼

這一刻銘刻在我心,因為我彷彿也感受到,身而為人,我們總是不自覺的困在”某條生活軌道”裡,這條軌道,一開始無可避免的,是別人為我們創作的,但是,走到最終,又何嘗不是我們自己決定在其中行走呢

當然,非當事者的我們永遠可以很灑脫的說「不爽,就離開啊」,但是身處其中,或許,我們都有無法離開的理由,因為,我們常會忘記”我們有選擇的”、”我們可以離開的、沒有關係的”。

老師那用力的拉一把,有種偏離軌道的感覺,也允許當事者「就這樣站在外面看看吧」,身體得到驚嚇,跳出了軌道,這時候急需”給我一點解釋吧”……而與此同時老師的語言很有力量的加入,它形成新的養分滋養這個偏離軌道的人。

說來奇怪,像這種時候,老師說的語言,或許當事人會忘記(根據我個人經驗很多比例這種狀態下說的話當事人常會想不起來),但是,它的影響力卻很有效「我不記得了,但行動確實改變了」。

「動身體」本身就是在拆掉原本的狀態,鬆動本來的模式。

上述這段話,在這次的練習裡,讓我有很深刻地印象,未來在使用NLP時,我也會注意這個精神

DAY5最後,進入「中正狀態」的體驗與學習,老師這段解釋,讓我聯想到,最近的閱讀經驗,讀不同的書,總會不約而同的提到「神經肌肉」的影響,在在證實,目前外界的狀態確實很容易勾動我們的神經系統進入警戒狀態,一旦進入這種身體狀態,我們便會失去與這個世界、人際間的連結

在老師的帶領與小組演練時,要進入一種連結狀態,這次的體驗實在太有趣了,因為我們的三人小組,跟其他三人小組很不同的是「我們一直進入睡眠狀態」?

活動是「三人會輪流當被感應、連結的對象」,我們三人裡,就有兩個人很需要睡眠,我是第一個被感應連結的對象,老師指導語一下,我就失去「意識」的連結,我真的有努力要醒著啦,但是直接進入放鬆的狀態,然後老師指導語到了「說出自己的想要」時,我一張眼,三人小組其中一個夥伴已經睡到人都歪了?

而我們三人中,有一位是有精神認真想自己議題的,那瞬間,我們都很清醒,但跳到第三位,我們又開始睡了

結束後,我對於這個有趣的身體經驗,有些回味,一直在思考著呢

不過,我也不覺得,這是什麼很玄的事情,我相信,我們的身體確實存在某些接收器,它本來就存在著,但是,有時候我們的狀態讓它變得不靈敏

為何我相信這個接收器是存在的,因為,我自己在幾次幫夥伴催眠、NLP的經驗中,身體常會出現很奇怪的靈感、或感受,這會影響我與對方對話的走向,有幾次對方很驚訝的發現「你怎麼知道」我只能說「其實我什麼都不知道啊」就是一種感覺出現,後來,我漸漸敏感發現,有時候對話當下發生的感覺並不是我的而是對方的,千萬別問我怎麼感覺到的,因為我真的不明白,而且,也不必可以找我做什麼,因為平常的對話,我都很放空,靈感都在「專注」對話時才會發生。

以前我會對這種感受有點害怕,但是,現在我只覺得這好像也是蠻平常的事,因為這種開關每個人應該都有,只是,我們是否有打開而已。

因為有次我講課,我問學員們「你們是否有過那種感受,覺得對方氣場很強,無法接近」結果,大家不約而同提到同一個人(因為這是在公司的講課?),瞧,是人就會有感應,這種經驗很多人都有呢,就算是麻瓜也會有求生本能……當然,也有那種接收器開關故障的厲害的人,就沒法感受到對方氣場正傳遞出什麼~結果就活生生掃到颱風尾了啊

所以,每個人身體自帶能量是存在的,而且,也有能力接受,只是,你有把接收器準備好感受這個世界嗎

我覺得,中正狀態的引導,就有的類似打開接收器的過程

這世界有美好與醜陋,但是,你是用什麼方式迎接它呢?其實,我們擁有選擇權,可以決定接受的樣貌呢,所以,練習允許自己離開,是不是也挺好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