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無頭作祟之物》,恐怖與推理,毛骨悚然的精采!!

這本書,光看到書名有「無頭」兩字,就讓人發毛,但是,它卻是結合恐怖推理小說特點的書,作者三津田信三也強調,這是日本推理小說中,很特殊的作品,因為推理小說講究的是解謎團與邏輯推論,但是,恐怖小說卻是將「奇怪」與「天馬行空」的怪談,視為真,不須合理解釋,兩者間充滿矛盾,但,三津田信三的大膽嘗試的成果,閱讀起來卻很過癮呢!!

其實,在動漫金田一名偵探柯南裡,有時也出現以地方傳說鬼魅的故事為背景展開凶殺案,然後再逐一破解謎題,但是,深度卻都不如《無人頭作祟之物》來的精采,本書所傳遞的鬼魅氣氛,有時讓讀的人頭皮發毛,但,只要勇敢的撐到最後,等待謎底揭曉,你會忍不住大呼過癮的!真的是,好恐怖,好精采,又好好看喔!!


恐怖與推理,毛骨悚然的精采!!

日本鄉下媛首村,曾經在昭和二O年代至三O年間(約大戰前後),發生幾樁無頭屍命案,當時警方雖投注人力精神調查,卻依舊毫無頭緒。二十年後,當年巡警的妻子高屋敷妙子悄悄回到村中,進行當年事件的寫作。內文包括:媛首村所供奉的兩個無頭神祇歷史背景村中大地主祕守一族間的繼承人之爭(依血統又分為一守、二守、三守,一守家回家族領導,彼此間有互相競爭關係),以及當年無頭屍命案始末的資料整理。其中特別引人注意的便是,無頭神祇與祕守家族間存在的微妙關係,祕守家族中的一守家之繼承人,出生便受到無頭神的詛咒,男孩通常身體贏弱,難長大成人(有不少人會在幼年死亡),因此,為了保護未來的家族繼承者,內部也僱請奶媽進行禁咒、巫術的鬥法。

其實將故事發生地點放在偏遠的鄉下本身就是恐怖的鋪陳,因為,在鄉間小徑,又特別是山裡之類的地方,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特別讓人感到恐慌。像是我在嘉義的老家,就是個務農為主的小村落,從較熱鬧的區域到我們居住的三合院,便距離兩公里以上,這段路,有零星的建築與稻田,老家的三合院是在小村莊的最外圍,偏偏廁所就在三合院之外,每次半夜有尿意便覺得好討厭,因為得走出三合院面向稻田,慢慢的走到廁所門口,到廁所後,又有兩件令人擔心的事情,那就是(1)廁所的玻璃窗戶雖高,但卻是透明的,坐在馬桶上,就可以看到外面黑壓壓的天空,與昏暗的路燈,非常害怕獨自坐在裡面時,外面會閃過什麼恐怖的東西,到時候就得開門跟那個東西面對面才可以逃跑,(2)廁所門可由內或由外鎖起來,每次自己到戶外的廁所時,便很擔心,會不會被別人由外面鎖在廁所裡。因為有這兩層擔心,以及莫名的恐怖感,每次半夜要如廁就不由自主的感到緊張,深怕看到些什麼。

《如無頭作祟之物》整本書就是瀰漫著那種上廁所的恐怖感,不不,應該說是,更勝一籌,故事前半段的鋪陳中,營造出村莊特有的鬼魅氛圍,再加上,一守家繼承候選候選人常無故死亡、詛咒、禁咒、巫術、障眼法(即將災禍集中至女兒身上,避免家中兒子遭到不測),紛紛出爐,真的很難不邊看邊頭皮發麻。特別是,無頭鬼不時出沒在山林間,加上奇怪的命案相呼應,更是讓人有種喘不過氣的感覺呢!!總覺得背後,有什麼神秘的力量在作祟,但是,接二連三發生事故後,也不禁讓人懷疑,是不是其實是人為操縱,因為這裡畢竟存在著祕守家族的權力鬥爭。

詛咒與無頭屍體,使小說充斥恐怖的氛圍,家族間的訛愚我詐,又增添推理懸疑的可能!!

其實在觀看本書時,對於一守家,為了保護繼承人所做的種種儀式,頗有大開眼界之感,而且神秘的第一次意外死亡案件,疑雲重重,但又無法找到任何解答的狀況下,真的很容易讓人認同鬼怪世界的存在,邊看書時,真的邊覺得,好像真的有什麼可怕的無頭鬼在身邊晃來晃去,令人毛骨悚然啊!!但是,越是往故事的核心看去,卻發現,自己正不斷在揭開什麼祕辛似的。像這樣小村莊,地方雖小,祕守家族,再加上刑警等,出場人物大約也才20來人,但是,每個人好像都各懷鬼胎,腦袋裡不知道都藏著什麼秘密,看起來行為都怪怪的,也因此,在第二次發生連續無頭屍案時,心裡忍不住便覺得,每個人都好可疑,但是,因為這裡是受到詛咒的地方,你似乎也看不出究竟破綻是什麼,想循著詛咒與解不開的謎團,卻反而被圈在故事裡,感覺就像在一團迷霧中啊!!鬼打牆的情緒油然而生!!

然而,三津田信三太會鋪陳了,每次當我看到有些驚嚇時,又忍不住落入他所預設的伏筆下,總覺得,好像馬上有重大消息要宣佈,只好,按奈住害怕的感覺,繼續翻閱,卻發現越看越有味道,越看越無可自拔,有種解開謎底獲得解答的快感。我其實還滿喜歡本書解謎的過程,特別是,江川蘭子(推理小說家)與刀城言耶(推理小說家)穿插在其間的推理,因為,他們都是作家,所以,習慣將疑點條列狀,可以讓你馬上回顧前面所發生的事情,然後再一一解釋,解開謎團。在他們的解釋下,我這才知道,原來,無頭屍也有這麼多名堂啊,為什麼人死後卻被兇手把頭砍下,都是有道理的,可不是心理變態胡亂搞而已,果真是,太精采的解說了!!

再來就是,刀城言耶最後的暗示「某個人在某個場面,原本應該做什麼事,但為什麼沒有做」(希望沒有破梗啊~我實在是忍不住想暗示大家一下,快一起來看啊),這真是讓我想破頭耶!原來,許多線索早就已經在人物的對話間、情節的進展間,矛盾便存在細節中待讀者發覺呢!!但說真的,如果不是最後推理小說家的提點與一一說明,我還真的完全想不到那裡去呢!!而且,我忽然覺得,就算是看書前先暗示過我好了,我恐怕也會像名偵探毛利小五郎朝向錯誤的推導方向吧!

最後幾章的推理,真的很精采,甚至讓我忘了前面曾經有過的緊張,沉溺在推理解答的快樂中,但是,正當以為故事就要劃下句點時,卻發現,三津田信三居然沒有忘記這是一本推理兼具恐怖的小說,硬生生的安排了一個讓我心底發毛的小尾聲,害我本來覺得雀躍的心,頓時又蒙上一股恐怖感。吼~~怎麼會有這樣的小說呢!?!我又想起三津田信三在【致台灣的讀者】中所提到的,認為自己的刀城言耶系列在日本算是特殊的推理小說,但是,我個人卻覺得還挺合我的胃口,難不成,我也是…有特殊興趣的人嗎?三津田信三在暗示些什麼?難道說,我真的就是膽小又喜歡鬼怪小說之人?還是說,我有推理癖?

好啦!好啦!我別再玩《如無頭作祟之物》結尾的梗了,因為沒看過書的人也不知道我在幹嘛!!只能怪最後結尾太發毛,我剛剛為了確認這個感覺有沒有誤,還特地在深夜裡,將最後三頁重新復習一次,果然又被嚇到,得自己幫自己輕鬆一下啊~~。最後,提醒一下,本書恐怖與推理兼具,是本看完後讓人感到依舊毛骨悚然的小說,恐怖氣氛營造的很逼真,推理解說得很精采,是本不可多得的推理小說喔!!

其他書訊&試讀之友心得(後補)

體驗更多恐怖推理,請點選《如無頭作祟之物》資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