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新生命‧喜悅

小寶出生囉~

拍攝於台大醫院

原本預計要當天秤寶寶的小寶,自己決定要當處女寶寶,提早兩星期報到!生產的前一天晚上10點左右,肚子開始一陣陣的收縮與疼痛,因為距離預產期還有兩週,所以,我開始翻箱倒櫃的尋找當初到台大媽媽教室上課的筆記,因為我知道,陣痛有兩種,真痛與假痛。

當我好不容易翻到筆記後,我趕緊跑去洗澡、睡覺,並且小心翼翼的計算陣痛的時間,假性陣痛是不規則的,真痛則是規則性的。由於肚子大約隔10幾分鐘就痛一次,我開始思索…我該不會要生了吧!

由於一陣陣的疼痛,根本就睡不好覺,我就這樣每隔10幾分鐘就起來一次,並且自己計算時間,直到半夜2點過後,我到洗手間發現,落紅了,於是趕緊打電話給人在台中的TONY。

TONY當時可能還不大清醒,他想到隔天還有一些會議要開,還問我可以隔天下午四點回去嗎??我ㄧ聽,覺得不妙,不禁擔心起~我該不會要自己去醫院生產了吧!此時TONY才昏昏沉沉的跟我說「我想一下,待會打電話給妳..。」

那天凌晨,我從半夜一直痛到下午四點多才生產,每5分鐘陣痛一次的頻率的時間最久,大約從早上8點一直到下午14點多,因為開的指數不夠,早上到醫院時,還被叫去散步、吃中飯,雖然早在上媽媽教室時,就知道如果子宫頸開的指數不夠會有這樣的結果,但是,一邊不舒服,一邊還要散步或吃東西,真的是一點都開心不起來。而且從前晚開始,我就一直沒有睡好,到中午時,真是超想要睡覺的,我真的寧願趁著陣痛的空檔睡個2-3分鐘也好。

好不容易撐到中午用餐過後,我又可以躺回醫院的床上,雖然還是沒有什麼進展,但是至少是躺著比較舒服,隔沒多久,醫護人員把我轉到另外一間房中待產。當升級到另外一間待產室時,表示離生產比較近了,但是在那躺了好一會,卻依舊沒有什麼進展,於是又被逼著要下床走動,這時候我才真的知道,這種痛,是連走路都會痛的痛,比起中午來又更強烈囉。

當我被醫護人員說「真奇怪,一點進度都沒有的時候。」她的意思當然是,開指數一直沒有進展。

迫不得已,我開始下床活動,頭腦昏沉沉的,肚子痛痛的,沒想到,這走動真的有用,沒多久,我就痛的更厲害了,痛的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放鬆,這時候走進另一名醫護人員,她伸手測了一下開指數,忽然說「四指了!」我於是問她「我痛的沒有辦法控制,想要用力怎麼辦?」她說「那,就來用力吧!我教妳怎麼用力,每次陣痛的時候,妳就用力喔!」在這位大姐的指導下,真的是很有效果,而當疼痛到了最高點時,Tony忽然也進入狀況了。

Tony因為半夜兩點多從台中趕回台北,加上在醫院折騰了好一陣子,他一直處在沒有精神的狀態,也就是在我痛的要命時,他一直猛打瞌睡,而且,還在最痛時說「我可不可以去吃個東西。」

當然,我沒有讓他去吃東西,而且很快的,醫護人員已經開始教我如何用力,Tony這時候遵照醫謢人員的指示,扶著我的頭,教我如何用力,當醫護人員不在的時候,他還拼命說「你做的很好!」醫護人員此時又匆匆走進來,她不斷的教我如何用力,而Tony也在一旁加油,每次用力就有一些成果,Tony不忘說「妳做的很好,快要生出來囉!」,終於,醫護人員把手伸進我的陰道,我感覺到下體一股液體流出,羊水被醫護人員弄破了,她用手指將陰道撥開,我感到一陣撕裂,忽然Tony對我說「我看到頭了」,他不斷的重複這句話,而且臉上還掛著眼淚,一邊說,還一邊用手擦眼淚「我看到頭了,妳做的很好,快生出來了!」

醫護人員也在旁邊說「很好喔!」「如果用力的好的話,很快就出生,不然也可能要弄上兩個小時後。」

因為很快就看到小寶的頭頂了,忽然跑來幾個醫護人員,他們匆匆將我推進產房,當我被推進產房後,我聽見有個男生助理說「先生說他要陪產喔!」就在這句話結束後,我看見接生的醫生進來了,他從容不迫的穿上開刀服裝,這時候,我忍不住說「又在痛了。」所有人馬上說「很好喔,繼續用力…」醫生動作迅速的就位,我感到又是一陣疼痛襲來,就這樣,醫生與護理人員一會說「對,用力!」、「好嘴巴閉起來,不要發出聲音」、「很好,現在像溜滑梯那樣的動..」,我大約在用力個三、四次,我感覺有股熱熱的,什麼東西從下體滑了出來,就這樣我看到醫師一把把小寶抓起,只見小寶一出現,還沒被醫師打呢,就大聲的哭了起來。

這時候整間產房氣氛變輕鬆了,頓時間,我也不疼了,整個注意力都被小寶給吸引。忽然我又聽到進產房時那名男助理的聲音「爸爸說要陪產呢,還在外面等。」整間的醫護人員笑了起來,我聽見醫師爽朗的笑聲「生太快了,來不及,哈哈」、「沒關係,讓他進來吧!」

Tony進產房時,小寶已經在另一張檯桌上清理身體了,清理完畢後,我迷迷糊糊的聽到護理人員對我說「這是他的腳、他的手、五根手指都正常,…,來蓋章。」就這樣她把我的手抓起來蓋在文件上,等會陰的部份縫好後,小寶也來到我身邊,Tony也在我的身邊,醫生走到我們身旁「來我幫你們拍照。」我們有了第一張全家福了,醫生也一派輕鬆離去囉!

關於沒有在最後一刻進到產房,Tony倒是很釋懷,因為他說「我有看到小寶的頭啦!我想在裡面感覺應該差不多啦!」而我把在產房中最後的情形描述給他聽時,他也跟我說「我剛剛有看到醫生從我身邊衝過去喔!」我想李醫師真是專業,看他在產房的樣子相當從容,想不到,在進產房前,他是用衝的啊。我想他從容的態度,就是讓病人信任的原因吧!

至於Tony的眼淚,我事後也問他「你那時候是什麼感覺啊?」Tony說「很感動,而且看到妳這麼努力,覺得很感動。因為有妳的努力,所以小寶出生…很神奇…」我笑著說「我看你還在打瞌睡,還說想要吃飯呢」Tony則說「哈~因為前面很累啊…。」關於我在最痛的時候,TONY還說要去吃飯,我當然很不高興,但是聽我的同事形容她待產時先生的情形,如出一轍,她先生也跟她說想要去吃飯時,我釋懷許多,男人啊~可不是痛在他身上的啊!!

所以,雖然Tony在待產時常常在旁邊打瞌睡,還跟我說他想要去吃飯,我還是決定要因為他的眼淚而原諒他。當時,我非常的痛,根本無法一同體會那瞬間感動,但是,當我看見他用手一邊擦眼淚,一邊說「妳做得很好..」時,我想,那是我ㄧ輩子也無法忘記的畫面,我們因為那喜悅的眼淚,變得更親近,我們成為真正的家人,家裡,有我、Tony、以及新生的小寶。

13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