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三里屯對話!

眾所皆知的三里屯酒吧區位於北京東區的外使館聚集地,白晝時,所有生活在北京的老外,不是在工作便是睡覺,三里屯因此也顯得冷清安靜,直到黑夜來臨,這些北京的老外們才一個個出現在三里屯的酒吧區,大家抱著不同的目的前來,穿梭在五光十色的PUB裡,DJ的音樂發散著彌留的音樂,讓人昏昏沈沈的,在這裡的人們似乎期待著些什麼,也或許製造些什麼事情發生。

而我和一名在台灣認識如今落腳在北京的德國佬坐在三里屯的酒吧「TOP」的沙發上閒聊,我們所處的TOP是家星期一晚上以探戈為主題的PUB,我和德國佬相約的那晚是星期一,我們的目的不是跳舞,而只是在這裡隨著探戈糾纏的樂聲,在聊天的當時,眼睛直盯著舞者。

探戈的音樂是糾結的,音樂透露出纏綿的氣味,因此,即使是互不相識的兩人相擁跳起探戈,也必須隨著音樂投入所有的情感,舞者常閉著眼,臉貼著臉,雙手擁著對方,在舞池中來回的舞動,德國佬眼睛盯著在舞池中陶醉的舞者,忽然問我「妳覺得他們為什麼這樣?那麼陶醉的表情,就好像,他們是深愛彼此的戀人,他們很陶醉在這個舞蹈裡!」我無法回答,這是我第一次在探戈的PUB裡看人跳舞,這可不是表演,僅僅是愛好探戈的人們而已,因此,這群陶醉的人們不是在做公開的表演賽,沒有聽到我回應的德國佬繼續說著「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解釋,專家認為,每個人都有被觸碰擁抱的需要,所以,這種舞滿足他們的需要,他們才可以跟陌生人這樣跳舞」。

我的眼神離開舞者,轉頭看看說出這段話的德國佬,我想裡著「德國人嘛!心理學的發源地!」

正在跟別人聊天的Iraz在此時忽然轉過頭來,似乎要補充什麼消息給德國佬「Olaf,pei-chiu剛剛結婚了哦!」氣氛忽然變得凝重,我們的眼睛繼續盯著舞者,忽然這名德國佬-Olaf指著三點鐘方向那桌的男男女女對我說「妳覺得她們在想些什麼?」,我不解的跟著他所指的方向望向那群人,不知怎麼回答,olaf說「我知道,在這裡的每個人都有一些目的,也許只是要引起別人的注意,每個人有自己的煩惱和問題,譬如她」他手指向跟其他人聊天的iraz「她一個人住在這裡,所以她感覺寂寞」接著他又指向別人「她也許要一段感情」「我太清楚每個人要些什麼了,每個人都有目的的,妳老實告訴我,妳為什麼要來北京?」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忽然把話題轉到我身上,於是我告訴他「我來這裡只是旅遊,想看看中國,而來北京的目的,就是來看看朋友」olaf忽然做出不可置信一副嘲笑我的模樣「不可能的!妳老實告訴我吧!不可能這麼單純,你們台灣人,做什麼事情都是有目的的!」我無辜的回答「沒有,沒有任何目的,我只是想來這裡看看朋友」,因為問不出什麼東西,olaf又將視線轉回舞者身上。

「我覺得不管做什麼都很無趣」olaf又忽然冒出這樣的話,我覺得很奇怪,我只好不管那些舞者,眼睛盯著他看,想聽聽看他會說些什麼,他轉過來接著對我說「我很清楚在一個關係中是怎麼樣,我在德國的朋友,已經很多人結婚了,結果,他們生了孩子,然後呢?20年停頓的生活,什麼事情都不能做…」他誇張的用手比出二的手勢「20年,真的不騙妳,我一點都不羨慕他們,我太瞭解戀愛、結婚、生孩子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你會有20年不能做任何事情!」

 我,無法認同他的說法,但是,我只是靜靜的聽他說話,iraz對我說過「他只是羨慕妳罷了」,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羨慕我,或是為什麼他忽然這樣道出人生哲理,但是,接著olaf的手機響起,有通簡訊傳來,他拿起來看了一看,於是對Iraz說「Mary(←我自己亂取的名字)心情不好,妳要不要傳各簡訊安慰她?」iraz問「她怎麼了為什麼心情不好?」在問不出原因的狀況下,iraz趕緊打電話給mary,mary在電話那頭說自己沒有事情,於是,iraz只好掛上電話。

在她們的對話結束後,olaf不解的說「妳們女生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問"你最近在做什麼?",我實在不懂,當女孩子每次這樣做的時候,就有些奇怪的事情發生?」這下我跟iraz更加疑惑了,於是iraz直接問olaf「你們是怎麼回事?你們是不是在交往?」olaf看看我們笑著說「我們沒有在交往,我們只是砲友而已」iraz滿頭問號的提問了「砲友?什麼是砲友?」olaf詭異的笑著「come on..」坐在中間的我只好轉向iraz跟她解釋「這是台灣的說法,就是they have sex」iraz這下聽懂了,她露出驚訝死的表情「什麼砲友啊!pei-chiu妳看,我都不知道這些字,所以妳看,我的生活比較單純」。

這段對話,在olaf坦承他有砲友時,確實在我和iraz的心裡產生一些衝擊,我們一直在內心OS「你為什麼要告訴我們啊?!」,但是,看著olaf的樣子,他說的這樣平靜,彷彿這個一點都不重要,也沒有什麼大事,他實在不解,女孩子是怎麼回事,既然是砲友,又何必開始想要約束他的生活呢?

我心裡還是想著他說著停頓20年人生的模樣,我不禁懷疑,結婚生子的人難道就不能有夢想?不能旅行?不能保有自己的個性嗎?如果說,結婚生子的人,因為教育孩子而必須停頓20年的人生,那麼,一直無止盡的生活在砲友與是否要有穩定關係的他,難道人生前進的就比較多嗎?20年後,他朋友的孩子們都長大了,他的朋友準備要過著另一種生活,而他,會不會還是一樣覺得看透人生,覺得無聊呢?畢竟,他不想要穩定的關係,不要感情,不管在哪裡旅行,對他而言都是一樣的,見識過世界這麼多不同的面貌,對他而言,只是不管到哪裡人都是差不多的有共同的需求而已嗎?

olaf曾經說過,不管在台灣或是在大陸,很多女孩子都會很主動並且喜歡他,在台灣的女孩子喜歡他,因為她們想要更瞭解這個世界,對他充滿好奇,很多女孩子跟他交往甚至比他有錢,但是,在大陸,女孩子喜歡他,他很清楚的知道,她們只是想要他口袋裡的錢而已。

我不知道他是怎麼頓悟他的人生而察覺生活是很無聊的一件事情,但是,我總是希望我可以一直保持我的好奇心,還有對世界的一些渴望繼續的活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