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P筆記・知覺・當意識太頑強時,直接跟大腦溝通吧!

IMG_0535

我們的大腦是很神奇的,有許多研究都發現,我們並沒有完全開發。透過意識,有時候我們無法改變大腦,因為,有時候,我們就是要透過別的方式與大腦溝通,幫助它更快地學習。NLP就是在學習這樣的技巧。而這門知覺課程,就是在談,如何使用知覺改變大腦習慣的路徑。我們不直接跟頑強的意識對抗,而是,跳過意識,直接用大腦可以懂的方式與大腦溝通。這個過程是很迷人,而且學習善用感官,可以幫助我們有更多工具幫助自己。這門知覺課程讓我覺得很興奮的是,原來,我們的身上還擁有這麼多資源可以善用,學習這些知識,也是在學習如何開發潛能吧!!

NLP知覺-1

阿德勒認為,每個人都是「主觀的」認識世界,再以自己的理解向世界回應,譬如,看到一個生完孩子才三個月的媽媽,她的身材很曼妙、纖細(這是我最近的經驗),對不同的女性來說,就會有不同的解讀:
 
👉有的媽媽可能會覺得「她好美,她好漂亮,她一定很努力吧?或是她是否有什麼秘訣」,
👉有的媽媽可能會覺得「她好假,她很可惡,她一定是完全不顧寶寶只顧自己的身材,她完全沒有資格當個好媽媽」,
👉有的媽媽可能會覺得「天啊,她為什麼可以這麼瘦,我也才剛生完孩子,可是我怎麼這麼胖,為什麼我這麼沒用,一定是我太懶惰了」。
 
看見一個美麗的產後媽媽,是一個中性的刺激,可能是張照片、是段影片、路過身旁的一個人、一個朋友。但是,看到同樣情境的女性,卻有不同的反應、詮釋,進而引發不同的情緒,這就是 #主觀經驗 不同。
 
而我們在生活裡的困擾,就是在這個「主觀詮釋」裡,如果我們可以打破原本看事情的角度,就可以改變感受、行動。
 
對環境的認定~就是種知覺的過程。
NLP透過對「知覺-經驗組成元素」探討,
練習~可能改變這個詮釋的過程的內涵有哪些。
 
心得1:我們是聽大腦的還是聽潛意識的
 
抱著這樣的疑問,老師提到,在nlp的應用裡,不需要去改變 #非感官語言(主觀詮釋),只要知道這個經驗裡 #感官語言(所謂的五感)是什麼,針對這個去調整,改變就可以發生了。
 
意識(大腦)也許是無法調整,但潛意識已經發生移動。
 
老師做一個小小測試,體驗我對博哥的感受,這個歷程裡,雖然潛意識沒有照著老師的指令移動(位移過程裡,博哥、小幸運的臉都消失了,但改成用亮度取代),但是結束後想到博哥還是不自覺出現「可愛」這個詞彙,而且,這個詞彙屬於小幸運,博哥目前已經比較不適合這個詞了。
 
所以,這個歷程,讓我有更多體會,因此瞭解感官的狀態,再針對感官的部分調整,可以越過意識上的抗拒,直通潛意識的大門。
 
大腦很有趣,會不自覺的聽進指令。
這就是人類奧妙之處。
 
心得2:解離與融入體驗
 
在討論與分享的過程中,對於解離與融入有更多的體會。
 
「解離」這個詞在過去的學習,是比較負面的,或是,很特殊狀況的發生,也會將它視為比較病理的狀態,就像是《24個比利》、《5個莎莉》這類人格分裂的狀態,或是病例性的身心症。
 
但是課程討論時,聽到老師與同學的分享卻發現,所謂的「解離」與「融入」是非常容易發生的狀態。而恰巧,今年我也有童年回溯的經驗,在回溯的過程,對於情境的再現第一時間是無感的,就像觀賞別人的事般,但是,在老師引導下,完全進入情緒裡,當年收到壓抑的情緒一湧而出,是相當特別的體驗。
 
而將那次回溯體驗與這堂課的「解離vs融入」體驗做個連結,對於教科書生硬的詞,有全新的認識。而我也對於在解離或融入在畫面上、感官上有更多體驗。
 
本日金句:在該融入時融入,在該解離時解離,讓它們有彈性的發生在該發生的時候,這就是人生的智慧。
 

NLP知覺-2

 

課程心得速寫Day2
 
 

NLP 知覺 -4

人本取向NLP #知覺Day4筆記
在不寫就要成回憶錄的心得(2020.10.25筆記),嘿,帶小孩移動特別累,下次不要帶三個,還是只帶弟弟出門就好啊🤣
少帶博哥還可以省交通費,博哥滿12歲半高鐵只能買全票,大專生可以買學生票。小學生只能買全票,這樣合理嗎?大鵝子啊,你還是在家跟爸爸去爬山就好了!
 
先來講一下可愛的 #反轉焦慮,這根本就是故意安排在兩個需要耗心耗力技巧當中的,一個可愛小插曲。
 
身體的感覺,原來是有一種動態的流動,可是,平常,我們都很少會察覺,因為我有比較多彷彿火山爆炸的憤怒情緒,所以,終於輪到我有機會體驗老師的操作了。
在感受憤怒的流動時,原來真的會有個方向,而且,也會有顏色,不確定是因為受到動漫影響,還是人的情緒本來就有流動的被畫家發現給畫出來。
 
我覺得這個技巧有趣的地方在於, #流動,也就是找出情緒的動態方向,並且將其反轉過來。
 
情緒會影響身體、感官,當然,感官也可以反過來影響情緒。
 
不過,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感受情緒流動的出發點在哪?起初,我認為在靠近心臟處,因為 #怒火攻心 嘛。不過,老師反覆確認,外加,要將這個不舒服的點移動時,我感受到胃部的不舒服。
 
這讓我感受到,身體雖然是自己的,我卻不見得,可以很精確、敏感的感受到,變化的起源點在那。
 
這讓我想到昨天看中醫師,陳醫師幫虎甜心把脈,她說「妳胃有點消化不良,可能吃東西太快造成」,虎甜心馬上說「蛤,我沒有不舒服啊?」可是醫師手一放腸胃附近敲一敲,卻馬上聽到空氣鼓鼓的聲音。
 
這兩相對照,可以發現,我們對身體的敏感度並不高,是需要花心思學習與認識。
要培養對於「聽起來怪怪、有點不合理」察覺的敏感度,是需要刻意學習的功課,感覺事情很多,很忙耶,不過,如果敏感度可以開發,對自我的幫助是很大的。
提到這裡,我就想繼續延伸 #恐懼快速處理法
 
這天看了老師的操作,覺得實在也太強大了吧,這個技巧要記住超多的線索,要找到恐懼事件、安全點1、安全點2,這一切串起來才是完整的影像事件。
 
但是,感到 #恐懼 與感到 #焦慮 不同,必須要澄清,再來,會需要使用這個技巧,是一種情緒類化的現象,在A事件發生當下,嚇到了,但是,知道B狀況不同,但是,仍會在B狀況感受到A狀況的情緒。
 
也就是A狀況產生的情緒對其他情境有了類化作用。
 
這類的狀態很容易發生,不一定直接跟恐懼有關,譬如,我經歷過委屈的感受,不見得是因為當下情境需要多大的情緒感受,但是,當下的情境確實觸發我回到童年的經驗。
 
當然恐懼的情緒不好受,所以,這個技巧要做的就是打包、收好的工作。
 
不過,要打包,就要打包 #對 事件。
 
找出情緒最強、發生最早的事件。
 
但是,其實我們的身體經常會啟動保護作用,過於不愉快的經驗,畫面會經常出現,但畫面卻不會給你任何感受,關於這點,我也有類似的經驗,所以,可以感受到這個技巧在某個層面的困難。
 
因為要做得程序很多,而是,還有雙重解離技巧,同時,還有操作心錨,不熟悉時,還真手忙腳亂的啊!
 
不過,感覺,有雙重解離就是種華麗啊,如果練得熟也會很威耶。
 
不過,讓我有更多感觸的,反而是課程結束許多天以後。
 
練習當天,我們一直討論,想找恐懼的經驗,最後,我們都想不到,只好不成材的用蟑螂來練習(畫面裡想飛揚的蟑螂其實也不好受啦、學弟辛苦你了)。
 
其實,不是沒有恐懼經驗,而是,想不到。
 
回家幾天後,我就感受到恐懼感的來襲,當然,我習慣用憤怒包裹情緒,所以,我沒有立刻意識到那就是恐懼感的延伸。
 
人遇到狀況時,會自然的,戰、逃、僵直,這是生物的本能。
 
那晚其實我是生氣的,但是,在跟好友敘述事件時,我卻感受到自己的恐懼,其實我常常知道冷靜下後,感受到的是不安定甚至驚恐,因為,我很害怕,當某個起點發生後,我又要再次承受那沒完沒了的折磨,儘管,當下的情境 #理性判斷 時,根本覺得,這樣的擔心、害怕是不需要的,因為此時此刻的情境B與情境A是截然不同的內容,只是開場有點像。
 
但是,當晚,我生氣過後,我就是不自覺的循迴了幾次,情境A的狀態,直到我好好跟朋友敘述前因後果,還有引發情緒的狀況等等,我才比較平靜下來。
登,腦中忽然有個東西閃過,這就是我可以處理的恐懼感,讓我生活看到困擾的事件。
 
重點在於,事件當下,不合理的情緒反應。只是,我回憶的不是太久遠的事情,大概是去年(這樣也可以嘛),不過,有一部分也許是累積來的(畢竟我也當媽多年有些事一直在循環啊),也可能其實勾到更深層的情緒,更過往某個經驗有關(某個童年回憶?)。
 
這個體悟對我來說,也是個蠻好的發現,如果沒有上課,也不會有這樣的聯想。
最後分享 #咻模式,我覺得這個技巧的可愛之處,就是找出理想、夢想畫面,而且,可以張著眼,想這件事情。我覺得找出自己 #想要什麼 其實是很愉快的,而且,咻的一下,更換畫面感覺也很棒吧。
 
不過,跟前兩個分享有類似的感受,其實,我們常常不知道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但是,卻經常被不要的畫面給困住了。
 
而這個技巧的對話過程,或許,就是幫助我們更進一步的澄清內在的藍圖世界,讓那些我們真正想要的可以更清晰吧!
 
以上四天知覺課程,很有趣的,感官體驗!
恐懼時,並不代表他們很脆弱或很堅強,而是表示他們很專注、清醒與警覺性高。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