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遠方的鼓聲,之心情隨筆,生活、語調、風格!〖2015-43〗


“《挪威的森林》上了暢銷榜首後
很多人問我同樣的問題
「你認為這本書為什麼會這麼暢銷?」
這種事,我當然不會知道
那是別人該想的事 我的工作只有一個,把小說寫出來”

村上春樹真的好酷,回答的好誠實,曾經,在大學與”它”相遇後,迷戀他的作品,那個時期,應該很多人因為讀過村上,身上帶著宿命的情感,連日記搞不好都很村上,那段青春的日子,喜歡在校園大階梯,對著大操場讀村上,閱讀同時,連眼前校園都染上村上式的藍啊⋯。

好久沒讀村上的書,那之後雖然不見得有心情、時間閱讀他的書,但,他的作品,家裡還是默默的收藏著。

話說,書稿交出後,本來想積極的擬第三本大綱,也動手做這件事了,但,昨晚忽然有個心情、聲音,對自己說,我其實可以利用這段時間補充身體能量:

  • 每天好好閱讀、自由書寫
  • 每天規律練舞
  • 好好吃、好好睡
  • 寫寫有興趣、愉快的部落格
  • 想想旅行、安排旅程、訂票
  • 多看幾部好電影

儲備好能量,再繼續,下階段的工作也不遲,創作消耗腦力,趁現在補充元氣,為下個作品好好奠定基礎,也不賴啊!

在閱讀村上春樹的「遠方的鼓聲」時,好幾次忍不住笑出來,因為我覺得他在旅程中的觀點,其實滿有趣的,這讓我想到,前陣子,研究所的學姐們因一個寫作計劃,而找到我,我必須要對幾個幫忙採訪的小朋友解釋關於採訪與寫作的事情。其實,那天我也不知道要講些什麼才好,因為,我一直認為,寫作是很個人風格的事情,雖然是大家一起合作一個計劃,但是,只要提到寫作,我還是希望,每個人都要保有自己的語調、觀點、風格。

「觀點」是我覺得寫作中,比較難的部分,也是讀者在閱讀時,會覺得有意義的部分,同樣的事情,為什麼,你說、他說、另一個他說…都會顯得不一樣,就是因為,在觀察同件事情時,大家的角度與發想不同,在一本談採訪的書中,一個寫特稿的記者甚至說,其實,採訪的事情,也有可能是枯燥乏味的,但是,因為寫作的人看的角度不同,並透過他的視角解釋,反而會讓事情變得有趣啊!

我覺得村上的觀點經常都很有意思,因此,我是因為他的想法而發笑的。觀點是可以培養的,也有些方法,更重要的是要經常自由書寫,挖掘這些想法。

「語調與風格」則是我覺得,寫作之路可以長久的關鍵。

如果一個作者,沒有自己獨特的風格與語調,那麼,寫出來的東西,辨識度很低。而想到這個時,我忽然想到自己喜歡的一個作家侯文詠,記得高中時,侯文詠的作品開始很暢銷,他也經常上電視,我很喜歡他的作品,也喜歡他的有聲書,記得,我以前還把CD借給同學聽,結果他在自習課時,聽到、笑到人從椅子上跌下來,我覺得,他的寫作就很有自己的風格。

侯文詠在自己的作品中提過,他覺得自己沒有寫得特別的好,不是什麼厲害的作家。

這點我完全明白,因為他的作品就是平實、幽默、有觀點,這就是他。

以前高中時,因為待在男生班,相較起來,我算是愛看書的同學,因此,男同學有的會把會打入文青掛,我看的書很雜,不過,那陣子,我曾在教室讀林清玄、三毛之類的書,後來有人看到我看侯文詠也很投入時,還對我說「什麼?!原來,妳也會看這種書?!」

其實,我不大明白他的意思,為什麼我不能看這類的書呢?

侯文詠的書,有趣、輕鬆,還帶著啓發的意味,我一看到他就愛上了,甚至覺得,太棒了,這就是我想要創作的方式,寫些容易閱讀的東西,我想,我就是那個時候,就一直有這樣的信念,寫作就是要寫給人看得懂,有些啓發,歡笑中有收獲就好,不要太嚴肅,但也不要完全太放鬆,他的書完全符合我的期待。

可能是同學覺得,明明我是那種看林清玄書的人,怎麼也會欣賞侯文詠吧。

可是事實上,我很早就知道,我喜歡看林清玄書中描繪的意境,三毛的筆觸與文采,但是,就算我看了這類作家的書,看了100本,不,1000本,不,10000本,事實上,我還是無法用他們的語調寫作,就像是,看村上時,忍不住想學學他,很正常,但畢竟這不是你的東西,這樣寫真的很奇怪啊,自己看了也會不習慣吧。

又像是,我一向很喜歡怡蘭姊的文章,她的文彩、詞彙很豐富,可以將感官描寫得很細膩,當年她發新書時,也有辦過徵文活動,要參加她的活動,寫作起來,難免,也會想要模仿,但是,這樣就很沒有自己的個性,畢竟,這種後天的模仿,怎麼樣也不會讓我寫作變成葉怡蘭滴。那篇徵文稿,也不會寫得不好,只是,很無趣。

其實,以前我不大明瞭,什麼是語調與風格。

但是,最近我忽然有些明白,當我在閱讀怡蘭姊的書時,有次我覺得那段很有趣,然後,忽然想到,如果是我的話,會怎麼描述同樣的狀況呢?當下,我沒有拿筆,但是,卻是看著這些文字,去想像自己創造出的段落安排,以及,會採用的口吻是什麼,我很清楚,那樣的寫作內容,雖然沒有詞彙豐富內容,但是,就是我會寫作的方式。就連在看遠方的鼓聲時,我也可以大略的,邊看村上的內容,想像出,自己如果有同樣的想法時,會想用什麼樣的方式描寫。

這很有趣,是得靠時間慢慢摸索,自我瞭解的。

侯文詠的創作,相較於很多作家,確實,文采沒有那麼豐富,感官地描繪也沒有那麼細膩,但是,即便如此,他還是有很多寫得很棒的場景,而且,寫作有自己的語調,並且,相當的真摯。

我覺得,一個人寫作久了,還能保有那份純真的語氣,真的是很棒的一件事情。

思想成熟了,內斂了,但是,語調還是透著當年的那份純真與實在。

保有自己的風格,卻依舊有成長與改變,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嗎?

在閱讀「遠方的鼓聲」時,看著村上春樹的碎碎念時,忍不住覺得,擁有、懂得自己的風格,真是幸福的事情啊!

認識【流動瓶子】,粉絲專頁【按讚】,您還會有興趣的文章是..

賺零用錢之,採買小瓶實體書,作品集之,
「好嗨噢!義大利愛玩客!」採購點下列連結!GO!

博客來購書    誠品購書     金石堂購書

 

3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