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越杜鵑窩》,瘋狂與正常,往往只有一線之隔!

今天講的不是電影,而是,《飛越杜鵑窩》影片的同名原著小說。這是部我期待好久的電影,但是到現在還無緣看過,所以,知道有這本書,而且,還能夠搶先閱讀真的好幸運喔!因為~它,跟我想像中的一樣好看!!


我一直覺得《飛越杜鵑窩》應該稱得上是一部經典,就算沒有看過這部電影的人,應該也知道它講的是跟一家精神病院有關的故事,不過,為了避免還是有人不知道這部電影,所以還是稍稍介紹一下《飛越杜鵑窩》這本書的內容。

簡單的說,這部小說講述的內容跟某家精神病院有關的故事,但是,再細膩一點的說,它,其實談的是,一名假裝是精神病人的男子麥莫菲,為了逃避勞役,裝瘋,住進這個瘋狂杜鵑窩的故事。在那個高壓的年代,醫院宛如軍隊,講究規律、法條、規則,但是,他的叛逆不拘,卻為死氣沉沉的病房注入一股改變的力量,不論是急性病房或慢性病房,在他的搗亂下,所有的秩序重寫,每個脆弱的靈魂,彷彿又重新找到生存的力量。

故事架構很簡單,但是,內容卻不簡單。因為,它不僅寫實的呈現精神病院的模樣,同時,也將醫院病人百態描寫的栩栩如生,此外,醫護人員與病人的拉扯與權力關係,醫療體系的荒謬,病人內心幽微的心靈變化,也都在它呈現的範圍之內。內容豐富複雜的程度,真的讓我閱讀起來直呼過癮。雖然是部距今已經有點久遠的書,但是,內容讀起來卻一點也沒有過時感。

我特別喜歡,這個故事選用的主述者,酋長他是個有印度安血統的男子,體型壯碩,但是,個性卻很膽怯,他聽得到,也會說話,但是,在這個精神病院中,他卻選擇裝聾作啞,每個人都以為他聽不見,也不會說,在他面前總是肆無忌憚的談論是非,但是,其實他卻把人與人之間的爾虞我詐看的清楚,在他的敘事中,你輕易的可以看見,他逃避生活,逃避人際關係,逃避現實,思緒游離在真實與虛幻之間,他其實,沒有那麼瘋,但,他的生命卻缺少了些什麼,直到,麥莫菲,闖入他的生活,在他們這段互動關係中,這缺口才逐漸的補齊。

在酋長的描繪之下,麥莫菲的形象很豐富,有點瘋癲、有股傻勁、有些狡猾、有股叛逆,他外貌像是個工人,但是,卻又偶爾呈現出細膩的一面,在酋長的眼中,麥莫菲很矛盾,但是,也很真實。而麥莫菲抵達醫院後,奮力抵抗的大護士,則是另一個有趣的典型,她代表著醫療人員,死板、頑固、控制慾強,她致力完塑醫院的秩序,所有的病人在她的控制下,彷彿井然有序,但是,她的高壓,不也是令人瘋狂的因子之ㄧ嗎?麥莫菲好似看破這一切,死命的破壞她的權威,兩人間的互動,形成了相當強烈的戲劇張力,讓人看了也忍不住緊張。而就在他們一來一往的鬥智間,彷彿也逐漸的浮現出,所謂醫療體系的問題。

在書中,麥莫菲不只一次的提到,病院的一切讓他百思不解,有次,他甚至憤怒的對其它病友質問「我可以了解,病房裡的某些老傢伙,他們是瘋子,但是你們,你們雖然不見得跟街上的普通人完全一樣,但是你們不是瘋子。」…「賽弗爾特,你又如何呢?除了癲癇發作之外,你沒有其他毛病啊。見鬼了,我有個叔叔歇斯底里發作起來比你還嚴重兩倍,而且還說自己看到魔鬼之類的幻象,但是他也沒有把自己所在瘋人院裡。」

其實他的這個疑問,也曾經,經常的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記得以前在學校讀書時,有門選修課叫「偏差心理學」,在早期,這門課,叫做「變態心理學」,過去所謂的變態行為(潔癖、神經質….),其實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具備一些,只是,每個人展現的程度不同,所以,為了怕歧視、污名化、大眾誤會,後來就把這種過去視為變態的行為討論,稱作偏差行為的討論。這門課,主要目標是要熟悉各種精神疾患的特徵,並使同學可以清晰的明瞭某些行為模式,舉例,教科書裡的「社會焦慮疾患」,解釋如下「持續害怕一種或多種社會性情境,暴露於使其畏懼的社會情境幾乎必然引發焦慮」,這類文字說明,其實往往讓大夥有些困惑,此時,老師總是會淡淡的加句,要解釋這個疾患的表現,你們就想想X老師平常的行為就對啦!!他有嚴重的社交恐懼~哈哈哈!!

頓時之間,同學們哄堂大笑,老師的類比變得淺顯易懂,X老師身影浮現,大家忍不住針對X的表現發出會心一笑,經過偏差老師的調教後,心理系的教師群,當場變成了,強迫性疾患代表、社會焦慮疾患代表、躁鬱症疾患代表….。如果說,這門課給了我什麼收穫的話,我想,我似乎忽然可以理解,所謂的正常與瘋狂之間,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差異。認真追究的話,每個人都很特別,因此,也難免帶著某些他人無法理解的特質,像是特別愛乾淨、特別守秩序、特別愛破壞秩序、特別順從….,在過與不及之間,往往就成了,他人眼中的,神經病了。

所以,當輪到我至所謂的精神病院實習時,病人們的表現也非常的困惑我,我時時不解,為什麼住院的是他,而不是他?為什麼,有時候他們說話很清楚,但是,有時候卻又有些瘋狂痴癲?病人,並未使我感到害怕,但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是他們」這件事情,反而讓我感到恐懼不安,某個層度上,我似乎可以理解麥莫菲的困惑與憤怒,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他眼中還稱得上正常的人,選擇自願留在這個拘束的小小空間當中。

就這個部分的困惑,我覺得《飛越杜鵑窩》將每個病患的心理轉折,描繪得相當的清晰,當戲謔過後,洞察他們的無助,也很令人不捨,這群跟麥莫菲互動最深的人們,其實,不過都是現實生活中,習得無助的典型代表,他們並非不想堅強,而是,不懂,也不會所謂的生存之道。麥莫菲在書中,始終賭性堅強,自私,無理,但是,他也傳達出一股堅強的韌性,默默的影響著這群病人。我很愛麥莫菲執著著要看職棒賽的精神,看著這種精神是如何影響他人,也很愛,他們好不容易一起出遊時,在街上,以瘋言瘋言面對路人的指指點點。這些描繪,將麥莫菲的身影傳達的太過生動,太過充滿魅力,以致於,全書翻完後,,他的身影還深深的刻在我的心底。

瘋狂與正常,往往只有一線之隔!

麥莫菲雖然表明自己是裝瘋,但是,他狂野的行徑,感覺比較病友還像瘋子,而,那些號稱有病的人,安分守己的乖乖樣,反而展現一種正常的風範,而正常人的代表,協助瘋子回歸正軌生活的大護士,極端的控制慾,看起來,反而比較變態。

所有的表象,似乎都無法作為判斷的依據,而奇妙的是,當一切需要重新界定時,新的意義似乎又產生了。這些病友們,他們借助了麥莫菲的力量,對自己又有全新的認識,看著他們一步步的重新體會自己存在的價值,真的很感動。或許,本質上,我們存在的世界,底子是瘋狂的,所以,有時候,身為一個狂人可以充滿力量,可以讓人有勇氣,面對無法解釋的瘋狂世界。本書,結局有些令人惆悵,但,真的很難令人忘懷,充滿力量,經典中的經典!!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