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故事,該,回家了(是的,我認回了自己)…..〖365-131〗

上週六,終於結束了,為期半年,每月一次的敘事私塾課程,而這半年來在私塾裡,聽故事,講故事,正好也反應了許多的心理轉折,這段旅程對我來說很震撼,這種震動,是因為,終於,我覺得,我進入自己的內心世界,對於自己有許多的看見,這幾天剛好也有很多事情正在進行著,也因此,沒辦法坐下來寫這篇文章,但是,每天,當我可以安靜的片刻,我都一直思考著怎麼說這段故事,下筆至此,我卻反而腦筋一片空白,但是,我決定順著感覺,繼續寫下去。

還記得剛到私塾時,我帶著幾分的焦慮,那份焦慮在於,其實,我很滿意現在的生活,但是,我很期盼自己還可以更好,似乎還可以做些什麼,再來是,我剛好聽到大學同學罹患癌症的消息,感覺很複雜,想著活到現在已經過35歲,人生還有很多的事情想做,但是,也許我們在世的時間,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長遠,還有很多事情還想做怎麼辦。那段時間我過得很繃,做為家庭主婦,白天上課,接送小孩,出外跑採訪,其實真正寫作的時間不多,所以,我經常都是熬夜完成稿件,晚上睡得不多,白天又早早醒來,身體很疲累。再加上,前份工作,我也經常工作到晚上10、11點,即使已經準備要離職了,我依舊工作到在職的最後一天,當天,白天我還在學校的大講堂,對著學生講企劃活動的事情。中午用餐完,才匆匆地趕到咖啡課的現場,真正開始我的離職旅程。

行程安排的如此緊湊,想當然爾,我雖然沒有生什麼大病,但是,身體的不舒服與小感冒一直持續不斷。

聽到同學罹患癌症的消息時,那段時間我一直感冒、喉嚨痛、身體不舒服,想當然,我第一時間也想到,自己,其實身體也許沒有這麼堅強,而我每天這樣勞勞碌碌,到底,自己真正想要做些什麼呢?

我恰好帶著這樣的疑問,展開了第一場的私塾,我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但是,我知道可以做些什麼讓自己更好,然而,這半年來,一場又一場的故事,還有不斷接收到的故事信件,卻讓我有了一場回顧自己童年的旅程。在聆聽故事的過程中,我居然想到的是一幕又一幕的童年畫面。

一直以來,我一直對自己不是很有信心,認識我的人,如果聽到我爽朗的笑聲,大概不大瞭解我其實也很自卑,外表看起來尚稱甜美的我,其實,在心裡無法擺脫的是,自己其實很醜的念頭,覺得自己不夠好、不夠美、不夠聰明、不夠愛自己、不夠勇敢,對自己,依舊有好多疑問。

但是,在聽別人談童年,回想自己的童年時,我忽然發覺了一切的源頭,都來自於那些,我已經不記得的事情,許多事情也許現在來看,都是小事一件,或對一些人來說也堪稱是大事,但是,這些往事,我真的通通都忘記了。

在敘事私塾的班上,當童年畫面湧現時,我難掩心中的痛與難過,總是,忍不住的就開始不斷地流著無聲的眼淚,而從第一次,真正觸動內在世界的那刻開始,我就變得,更容易潰堤與流淚。

我本來就是愛哭的人,還記得,我在看「美女與野獸」這部電影時,有些畫面對其他人來說根本微不足道,但是,我卻可以在電影院中,看著流淚,那時候開始,我就明白,我有多愛哭了。

然而,這次的愛哭,我不再是為了別人、電影情節,而是我第一次真正的承認,我是為自己而哭。這種理解,多不容易啊。看電影時,某些時刻的感動與哭,當然是為了自己,但是,當時的我不明白,那些情緒正是勾動著,我已經遺忘的秘密往事。就是從第一次的潰堤開始,我終於明白,我得回家了。同時,我也真正的開始動筆,寫自己童年的故事。

而寫故事這件事情,讓我又哭了好幾次。

我哭,是因為我心疼當時的自己,我哭,是因為我明白,原來這些事情,被遺忘的事情,其實還深深地影響我,我哭,是因為,原來在我的心底,那個小女孩,有這麼多不被愛的經驗。

理性上來說,從父母的行為來看,我當然明白,他們愛我。

但是這是理性的理解與體貼,但是,原來,從心底的記憶來說,我有這麼多,被遺忘,被誤會,被遺棄的經驗,我第一次,終於願意承認,這些記憶,對我來說很痛,即使我早就曾經為它們哭過,但是,我選擇忘記,將它們埋藏在心底,因為理性如我的人總認為,知道又能改變什麼呢?

但如今,我完全有不同的感覺了,我,想要好好地找回它們,並且,重新的安撫我內在的小孩,所以,我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開始寫自己的生命故事,非常誠實的,悲痛的,寫下它們。

我終於明白,自己一直渴望得到父母的肯定,但有時候,父母就是無法如我們所願的給出我們所要的。

我終於,得再次的看自己,小時候的孤單,沒有人陪伴的寂寞。

我終於認了,我的母親不完美,而她,正是我難過的來源。

這種理解,還有寫生命故事的過程,並不好過,每次,我的故事都是寫到一半,就累了,於是,我放自己一馬,讓自己去睡覺,休息。

而我開始明白,自己為什麼早早就離家了,即使,大學時,我明明就家在台北,我的學校也在台北,但是,我就是逃家了,早早就搬到外面,但,每次家人相處的簡短片斷,竟然回憶起來,也如此令我心碎。

現在我住在台中,離家好遠,每次都是跟湯尼一起回家,畢竟,湯尼是女婿,在他的保護下,媽媽的樣貌,就是跟只有我們在一起時不同,但是,那種差別,其實讓我更生氣,因為,她讓我深深覺得受傷,因為,她明明可以好好說話的,但是,為什麼,就是不肯好好地對我們說話,為什麼說話充滿了刺。

就在敘事私塾的倒數第二堂課,那堂課,我不專心了,因為我聽到了一種說法,也就是,每個靈魂在出生前,就已經決定好自己要出生在什麼樣的家庭,這個家庭給我這麼多淚,我的母親給我這麼多的傷心,為什麼我選擇她?

於是,7月份的私塾,週六才結束課程,隔天,我就帶著兩個孩子、拖著行李,搭上高鐵,回家了。

那次的回家,果然,我又經歷了失望、難過、沮喪…..。

但是不知怎麼的,我卻生出更多的勇氣,想寫自己的故事,好好的明白,過去與現在怎麼了。

8月的私塾前後,恰好,又有機會回台北,這次,我又選擇回家,而且是有點疲憊地奔波方式。

在最後一堂私塾中,我分享的就是,我終於開始回家了,說得不完整,因為我的內心真的很澎湃,但是,感謝志建老師的理解,那句「妳這樣帶小孩回家已經很有種了,故事慢慢說就好….」,我的內在真的得到很大的安慰,回家,搭個高鐵,一下就到了,不難,但是,回到心裡的那個家,卻是一條漫漫長路,雖然不知何時可以到彼岸,但是,至少我在回家的路上,這一次,是如此真實地貼近自己。

我本來就是愛說真話的人,這趟回家,果然跟母親間又有些意見不合,但是,我卻難得的說「如果我這樣表達我的關心,讓妳覺得是攻擊,妳要這樣說我,我真的也沒有辦法了。」我認了自己就是做不到,我認了,母親也許有自己的困難,所以總會把我們的關心給扭曲了,我認了,我的關心就是無法得到回應,但,認了之後,我的心安了,憤怒也少了,因為,在當下,我說了真心話,我多希望可以直接讓她知道,妳這樣做有多傷妳的孩子。

關於母親與我的故事,太多,是說也說不完的,但是,敘事治療告訴我們,說故事不等於抱怨,說故事後的反思,才是說故事真正背後的意義。

在最後一堂課,有了這樣的提醒,我也忽然有些明白了。

我很喜歡這次的歷程,也許,開始,我本來就是希望為了回到諮商之路的再次學習,鋪路,但是,這次我全心聽故事,開始進入自己的故事後,我忽然明白,我不是真的想學些什麼,而是,我真的想要真正的經歷,我此時回憶起,大學時參加張老師的技巧練習之種種,有種生硬不真實在我的生命中,我無法真正的到達自己,但此時此刻,我真正懂得,其實,我目前所有的功課,都只是為了,到達我自己,認識真正的自己,學著做個表裡如一的自己。

志建老師的兩本書,我都好喜歡,特別是第二本,帶著更深刻的反思,反照著我的生命,許多篇章,即使一再重讀,也能有不同的理解。但是最後我想說的是,對我來說,讀書還不夠,如果,沒有這段歷程,就不會有種種的突破,我又再一次,活得更像我想活的樣子。但是說故事,得慢慢來,不急。

最後,僅想呈現,整理這段時間,在臉書上寫的文字,感謝,這過程中,給我打氣加油的朋友,感謝,有機會參加這次私塾,聆聽這些故事,好多故事對我的生命,都很有啓發,都啟動了我失去的記憶,也感謝志建老師提供這樣的場域,感恩,我會繼續的說故事的。

第一次,我認回了童年的自己

第一次,我有意識的,想要回家

最後一次私塾課,感恩,湯尼這天還跟我說「妳不要停,繼續下去吧!」
謝謝這個要幫忙帶小孩的人,願意給我這段成長的旅程!

最後,想給老師,我會回來,在旅行過後!

認識【流動瓶子】,粉絲專頁【按讚】,延伸閱讀,可能感興趣的是….

 

2 Comment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