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裝備-從實體到線上課程,NLP框中框-day2

 

在開始筆記前先閒聊一下,昨天線上課程午休時間,當然,最關心的就是疫情概況,所以,在準備完午餐以後,我們就鎖定2點疫情指揮中心的報導。

不過,當陳時中開始說話後,我就開始滿頭問號,因為螢幕裡的他開始報導境外移入,此外,小朋友們也對 tony說「爸爸,今天手語也是你朋友耶」想說,哇,tony帥氣的同梯連上兩天電視是怎樣,還有,為什麼還不公佈本土案例是怎樣……..結果…….我忽然發現「喂,你…找5/11的直播幹嘛啦?!」

以上,是我們家追蹤疫情的報導?

#NLP基本假設 以及 #NLP基本假設練習

雖然不是第一次上線上課程,但是,我一直還是不大適應這樣的上課方式,可能是因為,每次線上課程,小孩總在身邊,聽課還好,分心馬上就可以回神,但是,需要講話時,只要有其他的聲音進入,我就會變得很分神。

而,NLP需要大量的體驗與操作,不知道效果好嗎?

不過,昨天課程來到第二天,終於開始進入操作體驗的時刻了,在 #NLP基本假設練習 的過程中,我發現,原來,線上也可以NLP耶。雖然,在做感官測練時因為透過鏡頭干擾也比較多,但是,只要按部就班地進行步驟,再加上彼此願意相信的跟隨,還是可以有些奇妙的變化。

對我來說,這也是全新的體驗,其實,我不大喜歡講電話,對視訊上課也覺得沒有很適應,因為,我真的很喜歡面對面說話的感覺,而且,實體碰面時,彼此之前可以看到很多線索,是讓我在人際交流中感到安心的因素之一。不過,現在時代的趨勢,也許透過網路串起這些,已是不可擋的趨勢,在某個層面,我也必須要練習習慣啊。

此外,與開直播不同的是,直播時,我本來就預設自己說大部分的內容,偶爾看看互動反應,再回應,感覺是輕鬆的;上課有大量的訊息在其中,我很喜歡隨著現場的氣氛變換內容,而且彼此間Q&A的速度比較快,可見我是個非常依賴現場感的人。

我覺得,在線上課程裡,必需磨練更多的耐心,也必須對於彼此有更多信任,這完全是相當不容易的事情啊。

昨天演練的夥伴,是之前在台北講授阿德勒課程的學員,我覺得很奇妙的是,雖然彼此見面的機會不多,但是,從之前課堂的互動,到後來有機會至對方企業講課,每每碰面都可以聊上許多內容,每次聊天都很愉快。而昨天演練過程中,我也感受到,雖然對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充滿不確定感(而且還隔著螢幕),但是,對方充分的信任,每個步驟都可以投入,也因而,對方內在產生一些歷程與變化。其實,對我來說,能夠彼此信任,互相陪伴,是很動人的過程,而NLP的學習歷程,也因此,讓我有機會跟人建立起這樣的關係,其實也是讓我想繼續學習的動力。

上次的基礎課是在高雄四維上課的,當時對於基礎課程的內容,必須老實說,是一知半解的,但是,憑藉著上完催眠課後,對於歷程的好奇,以及,每次演練催眠總是發生很多我無法解釋的現象,必須得到解答,所以,雖然距離遙遠,但是,還是去上課了。

當時上課已經是2017的7月,那時候已經懷孕而不自知,當然,接下來就發生很多變化,因而也讓繼續上課變得困難(畢竟高雄開課時間很微妙要有耐心)。

雖然當時對於上課的內容一知半解,但是,我覺得,NLP課程裡提供許多工具,確實對我的生活觀察提供許多幫忙,有些概念,或許在當時,就已經悄悄地植入的腦海。

此外,當時上課時,在某個層面確實有回答許多我在催眠課的疑惑,雖然,也許直至現在我很難精確的解釋那是什麼。當年讓我印象很深刻的是創辦人妻子的影片,以及,「改變個人歷史」的演練,在那個歷程中,我發現,在下心錨時,問題與資源的心錨是可以彼此獨立的,也就是故事可以不是同一個,但是,資源心錨所提供的狀態可以完全被拿來運用。

雖然,有這層觀察,而且,當時我帶領體驗者時,對方也馬上表示內在發生一個她很難描述的改變,譬如場景、畫面色彩、心情,但對當時的我來說,這簡直就是個謎團(剛剛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啊?!為什麼她會這樣說?!)

直到,多年後,本來沒有急著想上課,卻因為幫好友問課程而誤打誤撞的開始跟著 陳大樹 老師學習,以上謎團才解開…原來色彩變化也是很重要的指標

這就是為什麼,多年以後,當跟著老師重新看 #NLP的基本假設 後,我有很多新的體會,因為有幾條假設,我幾乎都可以浮出一張人臉,以及,當時我們是怎麼互動的場景,這時,我才發現,原來這一路上的學習,這些基本假設影響著我。

#每個人本身就擁有他所需要的資源 這條,對我來說影響很深刻,我發現,有這個信念,可以幫助我支撐很多事情,特別是,不管是催眠或NLP演練過程中,對方總是不按牌理的開始遊走時(齁,有時候不是不想跟著步驟是已經完全走出新劇本) 內心有個安定丸,我知道,很多事情是不可控制的,特別是對方的心靈,與其拉著它往哪兒走,不如順著它更好,而一個人不會隨隨便便亂闖的,他們總是會在覺得安心時才不受控,我只要知道我在幹嘛,隨時可以陪著對方,這樣就非常不容易了。

再來是,在NLP考試那天,老師每次都會追問著每個同學「你覺得對方的正向意圖是什麼?」老師的每個提問都讓我非常印象深刻,然而正向意圖卻佔最大版面。

考試當天,我除了看他人演練互動外,我也會猜同學什麼時候會出手,什麼時候會做哪些技巧,有趣的是,有時候,我會聽著體驗者的敘述,然後,胡亂的猜想「這個嘛?這是正向意圖嗎?可以出手了?要用OOO嗎?」。而,考試當天我當體驗者讓同學操練時,過程有點小卡關,我回家也想了好幾天,關於我們對話過程的種種,然後,還跟同學分享「我覺得,我的正向意圖是什麼,是不是當時在哪個點上怎麼問、怎麼做就可以出手?」那場考試讓我意識到 #正向意圖#地圖不等於實地 這兩個假設的意涵。

我覺得,這段時間很密集的上課,老實說有點疲憊,因為週末都必須移動到台北,每次都要思考小孩照顧等問題的瑣事很耗能、上課也耗能,我幾乎每次下課都要開始狂吃東西、上課週間也會吃甜點。

不過,有時候,密集有密集的好處,特別是,當我在看 #NLP框中框 時,忽然有種「喔,這樣啊」的感覺,畢竟每個心理學理論幾乎都有它的互動假設與架構,但是,每次到這題我都會跳過,因為看不懂,但是,最近我在閱讀的時候,這題都會讓我停下來好久。

#建立關係 是不管哪個學派都很重視的基礎中的基礎,但卻也是最難的,有好幾次,聊著聊著,聊很久後,終於要做些什麼,才發現,對方根本沒有把最關鍵的內容說出來。而有趣的是,我反而在這個歷程裡,學習到耐心與尊重。

每個人都有他的難關、難處,當對方願意跟你傾訴,對對方來說已經是非常不容易的突破了。我想,多份同理心,並且學習尊重他人速度,也是學習NLP過程中,美好的收穫吧。

#圖文不符之 #考試當天照片 #發 #NLP證照考試通過

其他NLP心得筆記・延伸閱讀・認識【流動瓶子】,粉絲專頁【按讚

發表迴響